嘗道长四肖中特
剛剛更新: 〔極品全能學生〕〔婢女也秀色〕〔神豪之玩家〕〔傳媒巨艦〕〔霸氣穿越之空間女〕〔快慢穿百變人生〕〔昆侖冕〕〔戰爭寒域〕〔七星落長空〕〔浮生一夢幾多還〕〔重生之廢柴逆天幻〕〔鐵血悲情扈三娘〕〔山河盛宴〕〔蠻荒里的洪荒神祇〕〔膏粱子〕〔我寫網絡小說的那〕〔老姚家的搞笑日常〕〔獲得主角能力的我〕〔抗戰之鐵血山河〕〔神級基地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浮華千重 第一百零七章:禮上往來
    心如并沒告訴常靜,他來自紅月大陸,而是說與楊炯一同從西殤過來。看 最 新章 節百 度 搜 索   在西殤的時候,楊炯曾告誡過他,一定不要說出真實出處,免得別有用心之人,去紅月大陸破壞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對西殤大陸只有耳聞,卻不甚了解。但臺一些元嬰修士卻知道西殤大陸,眾神之巔的強大。雖然神使有令,元嬰修士不得隨便穿越大陸,但私底下,元嬰修士只要實力到了,總是按捺不住好心,去其它大陸悄悄轉一圈也是常事。

    面前這個和尚竟然大鬧西殤眾神之巔,數十名元嬰修士齊露驚訝之色。心如畢竟只有金丹修為吧,而且還是初期。

    心如挺了挺胸口道:“我是與我大哥楊炯一起,攪得眾神之巔雞犬不寧十來年。”

    趙薇薇與王瓊不甘示弱,齊聲道:“還有我們呢!”

    原來是與楊炯一起,那不足為怪了。以楊炯的實力,眾神之巔算有神使坐鎮,也不是楊炯的對手,臺眾元嬰修士明白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圓覺看向圓慧道:“師妹,你收了一個有眼光的好徒弟啊!”

    圓慧合什道:“我也沒想到她如此出色。方丈師兄,常靜與心如兩情相悅,乃天作之合,還請師兄同意他們的婚禮。”

    圓覺大喜道:“善哉、善哉,這樣的好事哪能反對。”他扭頭看向東方戰平。

    東方戰平道:“他們郎才女貌,更是佳偶天成。老夫心甚喜之。”此時間,他那還敢提出東方奮強,更不敢表達出半點不滿之意,這一切皆因為心如有楊炯這個大哥。

    常靜與心如的婚事定下,夏侯長青巴結道:“心如兄弟喜得美眷,還請楊大人為我兒與東方明珠主婚。”

    楊炯笑了笑道:“我到可以為他們主婚,但我觀察東方明珠,好像并不愿意與夏侯明在一起吧?”他馬要處置夏侯明,豈能讓一個無辜的女子受傷。

    常靜突然多了一個大哥撐腰,終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了。東方明珠想悔婚,卻沒有底氣反對。此時此刻,楊炯明明白白向著她的話,那能不抓住機會。

    東方明珠大聲道:“我不愿意嫁給他,我不喜歡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說,你曾經當眾說過喜歡我。”夏侯明大叫道。他還是不敢邁動一步,一直規矩的站在那兒。

    “拉倒吧,你這種虛有其表的草包,只有瞎眼的女子才會喜歡你。明珠妹妹的眼睛好好的,怎么會喜歡你?”趙薇薇諷刺道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夏侯長青一道神念攻向趙薇薇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楊炯沖出神念,擊碎夏侯長青的神念,然后兩眼瞪過去。威脅之意不言而喻,刺得夏侯長青打了一個冷戰。

    “是了,趙薇薇曾經稱楊炯為夫君。我這是犯什么糊涂,去招惹他做什么?”夏侯長青趕緊收回神念,對楊炯討好的干笑了幾聲。

    楊炯淡然道:“夏侯掌門,你兒子曾送我了一些東西,我受益非淺。時間長了,我怕夏侯明忘掉,今天其實有送禮之意。”

    楊炯的意思難料,夏侯長青揣摩不出真意,只有對夏侯明大喝道:“孽子,你怎么得罪楊炯前輩的?從實招來。”

    一句話的功夫,便把楊炯從大人提升到了前輩。卻不知道,楊炯修真不足二十年,年紀他的零頭還要少。

    他見楊炯不語,又道:“楊炯前輩,犬子頑劣,如有得罪之處,還望海涵,我在這里向前輩陪罪了。”

    楊炯笑道:“夏侯掌門多心了,我今天真的是來感謝夏侯明的。沒有他當初的重禮,我哪能有今日成。聽說夏侯掌門的萬神剝皮丹天下無雙,不知道夏侯掌門可否嘗個臉面,給我幾顆。”

    夏侯明百思不得其解,自己何時何地,送了這樣一位大人物厚禮。如果要說他得罪的人,那多了去。但他橫豎卻沒往王博身想,因為兩者的修為天差地別,想牽連到一起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原來是要這個東西,夏侯長青松了一口氣。他游歷東贏大陸的時候,偷了東圣神宗幾顆。這種丹藥專破煉體,算是修煉到靈體,也防不勝防。

    萬神剝皮丹丹如其名,如萬神剝皮一般,端的是殘忍無。毒者生不如死,全身皮膚潰爛,仿佛用手生撕活剝。

    他曾經用這種丹藥處罰過一名金丹長老,那名長老受不了痛苦,自絕身亡。

    他總共也偷了三顆,試驗用了一顆。夏侯明從他那里討要去一顆,說是對付碧落谷王博,現在他也只有一顆了。

    夏侯長青道:“萬神剝皮丹是處置仇人的無法寶,只有東贏大陸才有出產。雖然這東西稀少,但楊炯大人需要,我自然不能吝嗇,這里剛好還有最后一顆。”

    他用法力托著一個玉瓶飛到楊炯面前,瓶一顆碧綠的丹丸滾動,正是當初夏侯明給他所吃丹藥。

    夏侯長青看著楊炯丑陋的面容,突然心底里咯噔一聲:“難道楊炯這副面容,是萬神剝皮丹造成的?他名楊炯,又來自西殤,武力強大得連神使都不是對手。夏侯明處置王博時,王博金丹修為,也許受不了丹毒早死了。”

    楊炯一把抓過玉瓶,笑道:“謝謝你的丹藥,希望等會兒你不要感謝我。”

    夏侯長青賠笑道:“哪里!哪里!只要楊大人喜歡好。”

    楊炯扭頭看向夏侯明,眼殺意傾泄而出。夏侯明嚇得心臟抽搐,向夏侯長青大叫道:“父親救我,他,他,他要給我喂丹藥。”

    “胡鬧,楊炯前輩怎么會為難你這個小輩,快到父親這邊來。”夏侯長青給夏侯明連使眼色,夏侯明被楊炯威壓所鎮,雙腿打軟已站立不穩。

    夏侯長青不敢用法力攝過夏侯明,那樣對楊炯很不禮貌。他見夏侯明不敢動彈,便大步向前,準備把夏侯明抱開。

    突然一道驚鴻閃過,他的雙腿齊根而斷。夏侯長青慘叫一聲,抓住兩只斷腿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離別鉤滴血不沾,楊炯輕彈了一下刀鋒,沉聲道:“夏侯掌門,我可沒允許你過來。如果你想身體變成兩截或是更多截,你可以再過來試試。”

    夏侯長青哀求道:“楊炯前輩,如果我兒對前輩有什么不對之處,萬請前輩放過他。畢竟我只有這一個兒子,頑劣之處,我會好生教育。這點薄禮不成敬意,望大人笑納。”一個乾坤袋飛向楊炯。

    楊炯把乾坤袋放在趙薇薇手道:“媳婦先拿著,這是我們的婚禮賀禮。”

    他一把提過夏侯明,只手卡住夏侯明的脖子,把他提在半空。夏侯明雙腳在空亂蹬,滿眼的哀求之色。

    夏侯長青驚道:“請楊炯大人手下留情,有什么得罪之處,我盡其所能,給大人彌補,求大人開恩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請他吃一顆丹藥而已。當年他強逼我吃下萬神剝皮丹,禮往來,我今天也請他吃一顆罷了。放心啦!我不會殺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,你是王博!”夏侯明脖子被卡,努力擠出一絲聲音。

    “嗯,你答對了,這顆丹藥便是獎勵。”

    楊炯手用力,夏侯明脖子被卡得難受,張大了嘴巴。楊炯打開瓶蓋,給他喂進丹藥后手指移,捏緊他的嘴巴。神念在夏侯明玉枕穴一刺,只聽咕的一聲,夏侯明不由自由的咽下了丹藥。

    夏侯長青接雙腿,吃了療傷丹藥,看著夏侯明被喂下萬神剝皮丹,急得老淚縱橫卻無能為力。在楊炯與他們一眾元嬰修士之間,有一把刀在那里如游龍一般盤旋。

    夏侯明臉開始出現綠色斑塊,皮膚開始潰爛。一道流光沖進夏侯明紫府,把夏侯明的金丹打扁,讓夏侯明從金丹境跌到了筑基期。

    幾個呼吸后,夏侯明身體表面的皮膚開始大塊脫落。其痛楚,楊炯自是明白,那是生不如死的味道。他毀了夏侯明金丹,讓他直降到筑基期。大腦刀割斧劈的痛苦,并不萬神剝皮丹之痛輕多少。夏侯明終于忍不住,昏死過去。

    楊炯收回離別鉤,對高臺后面臉色駭然的一眾元嬰修士道:“我這張臉是夏侯明當初暗算我,用萬神剝皮丹所至。我這人向來是,有恩數倍報恩,有仇加倍報仇。今天一報還一報,大家不用驚慌、害怕。”

    他對著王瑞安與趙慶道:“王掌門,趙長老,我與令愛、令孫女兩情相悅欲結為道侶,希望兩位長輩應允。今天時、地利而人和,同時在這里向大家宣布。另外恭喜心如與常靜姑娘,有情人終成眷屬。”

    退到高臺邊的東方明珠,看著躺在地的夏侯明,心如釋重負一般,又慶幸又害怕。再看趙薇薇、王瓊、常靜三女,同為五金花,自己卻只有羨慕的份兒了。

    夏侯長青聽到了夏侯明那句話,他結巴著道:“楊炯大人是以前的碧落谷庶務堂王博堂主?”

    他壽命還有數百年,兒子沒有了可以再生,但性命沒有了,卻是什么都沒有了。如果這個楊炯真是曾經的王博,那他以后算夾著尾巴,小心過日子也不可能了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藍夢冰封之心〕〔從天帝開始〕〔穿成作精后我懟天〕〔神豪帝國聊天群〕〔偏愛,一如往昔〕〔浪跡武俠世界的小〕〔詭秘之主〕〔不努力的我,只能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〕〔雙面總裁寵妻如寶〕〔第一序列〕〔網游洪荒之最強抽
  sitemap
嘗道长四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