嘗道长四肖中特
剛剛更新: 〔逆天廢柴〕〔冒牌職業大神〕〔酒劍長歌行〕〔重生之南漂時代〕〔超神學院的宇宙〕〔燕飛〕〔猛卒〕〔麻辣女同事〕〔我是地球治理者〕〔穿越星際皇帝旅團〕〔重生之廢柴逆天幻〕〔十里鋼城:縱意人〕〔我從天上來〕〔田園嬌寵:獵戶家〕〔墨少寵婚甜綿綿〕〔動漫之邪王真眼〕〔花壇葬〕〔青藤心事——中學〕〔三界供應商〕〔我的弟弟才不是老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浮華千重 第一百零六章:萬眾矚目
    心如聽到常靜的真靈之誓,心松了一口氣,也默默以真靈啟誓道:“常靜,我要守你一生一世,此生不夠,來生再相守。看 最 新章 節百 度 搜 索   ”

    常靜沒有使用玉簡,真靈之誓一樣有效。東方奮強看常靜發了真靈之誓,便逼出真靈啟誓道:“我東方奮強,以真靈啟誓,愿意......”他突然反應過來,常靜剛才發真靈之誓,交沒說要與他相守終生,而是另外一個人“心如”。

    東方奮強怒道:“你剛才發誓是發給誰了?為什么不是發給我的?”

    元嬰修士原本在神念交流其它事情,聽東方奮強一喝,也都反應過來,紛紛詢問,心如是誰?

    該來的終究要來,為了與心愛的人在一起,算死也要死得其所。這么一瞬間,常靜放下了猶豫,決定勇敢的面對一切,大不了與心如一死而已。放棄所有顧慮后,她心里反而一下輕松了。

    她倔強的抬頭看著東方奮強道:“當然不會發給你,我是發給我夫君的。他的名字叫心如,我們在一起幾個月了,從我的心到身子都已經全交給他了。”

    東方奮強大怒,一巴掌抽向常靜。突然面前人影一晃,他的手被人抓住。抓他手的人,是一個年青的和尚。

    東方奮強吼道:“你是誰?這個賤人膽敢背著我偷人,難道你們師門想護短?”

    心如一直在注視著東方奮強,看到他出手便飛身而,抓住了他的手掌。他沒有絲毫殺意,加之頭戒疤明亮,身著佛袍,一眾元嬰修士都未加阻攔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梨花帶雨的常靜,對東方奮強道:“我是心如,也是常靜的夫君。你,不配擁有她。”

    他本來打顫的雙腿,慢慢的停此了抖動。心死志一定,高臺元嬰修士撲過來的威壓與神念,感覺反而沒有開始那樣強烈了。

    東方戰平對圓覺方丈道:“常靜已有夫君,你們還把她許配給奮強,騙我們叔侄倆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圓覺道了一聲佛號,細看心如,卻面生的很。元嬰修士記憶力驚人。圣靈寺有多少和尚,誰是誰,他都記在一清二楚,這個和尚卻是從來沒見過。

    他轉頭看向常靜的師傅,那邊也是搖搖頭,表示沒有這個弟子,旁邊幾個元嬰長老均是搖頭。

    數道元嬰修士的威壓,齊往心如身壓去。東方戰平與圓覺幾人交流完畢,這個心如并不是圣靈寺弟子,那可能是散修了。

    他長身而起,一道法力化著巨鼎臨空照在心如頭,沉聲道:“老實交待,你是哪里的人?敢在這里冒充佛教弟子。”

    圓覺如金剛怒佛,祭出佛珠旋轉在心如身邊。只要查問出這個假和尚的出處,便可以隨時拿下他。敢在萬眾矚目之下壞了佛門清白,讓佛門元嬰長老臉無光。

    常靜與心如正面相對,勇敢的伸出一只手。心如會意,也伸出一手,兩手十字相扣。一切均在無言,生死與共罷了。

    東方奮強大怒道:“一對奸夫淫婦,在大廳廣眾之下承認了自己的行徑。和尚不得娶親,你竟敢犯佛門戒條,該當何罪?”說到后面已是聲色俱厲。

    “誰說和尚不能娶親?我夫君說了,他允許這個和尚娶常靜為妻。”兩個女子款款走高臺,前面是趙薇薇,后面是王瓊。

    趙薇薇走到常靜身邊,抱住她道:“沒事了,你大哥來了。只要他來了,這天底下沒有他解決不了的事兒。”

    常靜驚道:“我大哥?我在俗世沒有大哥啊!家我一個獨女。”

    王瓊笑道:“心如的大哥,你不叫大哥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難道是楊炯大哥?”與心如在一起幾個月,他提得最多的是楊炯這個名字。

    孫女出現,趙慶喜歡。但這是三派兩教婚禮大典,薇薇出來攪局不好了。他急忙給趙薇薇傳音,那邊卻不理不睬。

    他剛站起身想把趙薇薇拉回去,一個聲音傳給他道:“趙兄弟稍安勿躁,也許并不是我們想的那樣。”他遁聲望去,王瑞安對他輕點了一下頭。

    “看了這么久的戲,也看夠了。東方戰平、圓覺,你們再不把心如身邊的法印與法寶收回,永遠不要收回去了。”一個聲音如滾雷一般響遍全場。

    這個聲音,元嬰修士與金丹修士終身難忘。筑基修士與練氣期修士卻不明所以,不知道是誰這么大膽,敢直呼道、佛二教掌門的名諱。

    一個人影邁著王八步,一晃三搖走高臺。眾修士細看去,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:“這還是人嗎?長得鬼還難看幾分。”

    一聲清亮的巴掌聲響過后,又一道巴掌聲響起。第一道聲音是東方奮強臉發出,第二道聲音是夏侯明臉發出。楊炯元嬰之力鎖定下,兩人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。

    楊炯面如夜叉,臉肉結盤實,眼神卻睥睨天下。他站在那里,身姿挺撥,穩如山岳,令人不敢直視。

    幾個元嬰修士剛站起身,忽又安靜的坐了下去。東方戰平迅速消散了空的法印,圓覺招回法寶后馬低眉垂首,寶相莊嚴,哪還有半點怒目金剛之相。

    東方奮強挨了一巴掌,正要祭出飛劍拼命,耳邊忽傳來東方戰平的傳音。短短一瞬間,他臉色慘白,已不敢再看對面心如與常靜一眼。

    心如看著楊炯,叫了一聲大哥后,卻是哽咽著說不出話來。楊炯拍拍他的肩道:“你很不錯,有男人的血性。遇到常靜是你的福氣,自己要好好把握。”

    他到天宮已有一會兒,一直在悄悄觀看心如與常靜。如果常靜優柔寡斷,迫于壓力而與東方奮強成親。他雖然會為心如出頭,卻不會認為常靜是心如的最佳選擇。還好,常靜與心如的表現優秀,均沒讓他失望。

    楊炯站在那兒,臺元嬰修士沒有一個敢發出雜音。心如兩人緊張的心漸漸放松,眼都是劫后余生的輕松。

    東方奮強悄悄退到一邊,趁沒人注意他,奔下高臺往遠處去了。面子與性命相,肯定性命重要。

    夏侯明如法炮制,也想退下高臺。突然耳邊傳來一個聲音:“敢動一步斬掉一條腿,夏侯長青是先例。”然后一道威壓鎖定了他,鎮得他差點跪在臺。

    剛剛夏侯長青給他傳音,這個男人是打敗神使,力退三派兩教的楊炯。楊炯有令,夏侯明哪敢不從,他一動不動,如一個乖寶寶一般站在那兒。

    他悄悄觀察楊炯,見他臉肉結交錯,疙瘩盤結,皮膚仿佛被剝了一層。他突發想,吃過萬神剝皮丹的王博,會不會也是這個樣子?

    這個念頭一出現,便一發不可遏制。他清楚記得,楊炯第一眼看他的時候,眼底閃過刻骨銘心的恨意。可他從未與楊炯照過面,怎么會有那么濃的恨意?如果這個男人是曾經的王博,那也太讓人不可理喻了。

    曾經的王博只是金丹初期,雖然可以力戰數名金丹修士,但在元嬰修士面前連一招也接不下。而楊炯只要一開口,奉天宮里數萬名修士無人敢啃一聲,包括幾十名元嬰太。

    任夏侯明想破腦袋,也沒法把眼前的楊炯與曾經的王博聯系到一起。南冥世界數十萬年歷史,還沒有出現十多年時間,便從金丹初期達到元嬰境的人,更不說能打敗神使,力鎮三派兩教數萬人。

    他雖然不能把楊炯與曾經的王博聯系在一起,但隱隱約約有一個念頭,這個楊炯可千萬不要是曾經的王博啊!自從王博被喂下丹藥后,便蹤影全無。他搜查了十多年,一直不知道王博是死了還是活著。

    當初為了讓楊炯充分承受萬神剝皮丹的折磨,夏侯明沒有殺掉他,甚至沒有廢掉他的修為。因為修為被廢,便會短時間內死亡,達不到夏侯明的欣賞效果。

    如果讓他知道楊炯便是王博,只怕他要后悔當初的決定,恨不得時光倒流了。

    天都山實力居三派之首,夏侯長青一直以三派首領自居。他起身行了一禮道:“楊炯大人不辭辛勞,前來參加夏侯明等人的婚禮,我三派兩教歡迎之至,卻不知為何要破壞婚禮?”

    楊炯伸手一揮,一道雪亮的刀光在高臺飛過。刀若游龍,寒光逼人,發出陣陣清脆的破空之聲。一眾元嬰修士與金丹修士都認出,那把刀便是離別鉤,在這個世界無堅不摧,挨之非死即傷。

    楊炯把離別鉤招到手道:“我怎么會來破壞婚禮,我是看不慣你們棒打鴛鴦,來促成秦晉之好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眼光看向圓覺與東方戰平,嘴角有一絲冷笑浮現。在他的眼光下,圓覺與東方戰平如坐針氈,一齊看向心如。

    心如昂首道:“我名心如,與常靜相情相悅,已經結為道侶,希望佛道兩教師門長輩應允。”

    圓覺態度親和的道:“敢問心如小師傅是哪個門下弟子?我南冥佛教,似乎沒有你的身份銘牌。”在他心,心如極可能是某個散修掌門,一心向佛便剃度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夫君來自西殤,曾經大鬧過眾神之巔。”常靜自豪的道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藍夢冰封之心〕〔從天帝開始〕〔穿成作精后我懟天〕〔神豪帝國聊天群〕〔偏愛,一如往昔〕〔浪跡武俠世界的小〕〔詭秘之主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〕〔不努力的我,只能〕〔雙面總裁寵妻如寶〕〔第一序列〕〔網游洪荒之最強抽
  sitemap
嘗道长四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