嘗道长四肖中特
剛剛更新: 〔我不想當老大〕〔在我變成貓后〕〔詭扯〕〔帝姬傳奇之華都幽〕〔先秦的星空〕〔霍先生婚姻無效〕〔大隋最強逃兵傳奇〕〔超品漁夫〕〔三世獨尊〕〔王妃快逃:王爺太〕〔帝國大叔霸道寵〕〔武道戰神〕〔紫星大帝〕〔神秘枕邊人:boss〕〔伏天氏〕〔迷上初夏的月光林〕〔職場沉浮錄〕〔相思入夢恨別離〕〔你是我藏不住的甜〕〔網游之重新啟動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浮華千重 第七十二章:尋找靈果
    戒指上飛蛇栩栩如生,一滴鮮血滴上,久久沒有變化。神念向戒指沖去,仿佛遇到銅墻鐵壁,一下被彈開。楊炯滿以為晉級元嬰后,就能發現戒指的秘密,結果大所失望。

    趙薇薇搶過戒指細看了看道:“夫君,這是什么寶貝?”楊炯天劫時,她第一次叫出夫君后,便一直以夫君稱楊炯了。在她心里,除了楊炯,今生今世已不再有另嫁他人之想。

    楊炯道:“這是一枚神奇的戒指,極可能是空間儲物裝備。我現在已是元嬰級神念與法力,還是不能破開這戒指上的印記。滴血與神念都不能解開它,到時給靈雎前輩看看,也許他能破解。”

    在這個世界上,只要不遇到神使葉開,楊炯便不用懼怕任何修士,這是實力給他帶來的底氣。他把戒指帶在手上,拉著趙薇薇走進了生命之林。

    楊炯晉級元嬰境,回到南冥求親將無人能擋。只要尋到萬年份降龍果,配合靈睢給的靈藥,楊炯便可恢復曾經俊美的相貌。趙薇薇心情舒暢,哼著歌兒,采了一把野花,編了一個花環給楊炯戴在頭上,她優美的身姿讓叢林增加了幾分生氣。

    兩人步盡入深山大澤,在人跡罕見之處尋找。這次目的明確,以尋找降龍果為主。

    趙薇薇三人曾打聽到,眾神的祝福能解萬毒。靈睢告訴他們,眾神的祝福其實就是神界普通的解毒丹,被修真界冠了一個高大上的名字,并夸大了作用而已。靈雎配給楊炯的解藥里,就含有眾神的祝福。

    兩人在生命之林中尋找了一個多月,尋到幾株一品靈草,靈果也有幾顆,卻沒發現降龍果的影子。降龍果是一品中的珍稀,可遇而不可求,一切都要看運氣,更何況萬年份以上。

    趙薇薇回歸之心漸盛,提出南冥大陸絕望平原的斷崖上,曾有降龍果出現。

    楊炯笑著道:“既然世人都知道那里有降龍果,絕望平原眾多妖獸近水樓臺,必然不會放過。降龍果一出現就會被采摘一空,想要萬年以上的果子,無疑是天方夜譚。我們先在這里安心尋找,實在尋不到再去絕望平原。”

    兩個月后,兩人仍未發現降龍果的蹤跡。生命之林廣袤無邊,在叢林中隨意尋找,無疑是大海撈針。趙薇薇思鄉心切,已數次透露回南冥的想法。

    楊炯不便駁趙薇薇之意,取出南冥破界符激活。一個黑洞在空中生成,兩人正要進去,卻看到兩個眾神之巔弟子押著一個人走來。

    看到眾神之巔弟子,楊炯眼睛一亮,拍了一下腦袋道:“人多力量大,不如我們去眾神之巔碰碰運氣。說不定在分壇或堂主府中,能打聽到降龍果的消息。”他帶著趙薇薇身形一閃,堵在兩名眾神之巔弟子面前。

    兩位眾神之巔男子一高一矮,面前突然出現兩人,他們委實嚇了一跳。修士的精神與記憶力遠超凡人,已有過目不忘之能。他們看清楊炯與趙薇薇,丟下押送的男子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楊炯奇怪的聳聳肩,向趙薇薇問道:“我們都收斂了氣息,沒有一絲威壓露出,有那么可怕嗎?他們兩人好呆是筑基修士,竟不戰而逃,一改過去貪財、好色的本性。”

    趙薇薇笑道:“當年你與楊丹、心如三人組,在生命之林東西兩邊肆虐了十年。后來我與王瓊、心如三人,把眾神之巔北、西兩邊禍害得不輕。這里是西部地區,只怕每一個分堂里,都有我與你的畫相。他們兩人是筑基修為,哪有膽量在我們面前停留。”

    曾經的眾神之巔修士,只要看到楊丹,就算修為低下,也敢勇往直前去挼楊炯的虎須。趙薇薇比楊丹美貌多了,兩人望風而逃,沒有多看趙薇薇一眼。可見前后兩次三人組合,已讓眾神之巔弟子談虎色變,恐懼之心根深蒂固了。

    趙薇薇凝指一點,解開被押送男子的紫府。那男子皮膚黝黑,微胖的臉上厚厚的雙唇,猶如兩片香腸。

    楊炯問道:“你穿著眾神之巔服飾,為什么會被同門弟子羈押?”他相貌奇丑,問話的語氣不善,那男子害怕得全身顫抖,兩眼一白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楊炯無奈的摸摸鼻子,對趙薇薇道:“我有那么可怕?”

    趙薇薇白了他一眼道:“兩個筑基修士看到我們,話沒一句就跑了。他才煉氣修為,你說能不害怕嗎?委實沒想到,你已達到憑長相就不戰而勝了。夫君,要不留著你這模樣,在南冥說不定能暢行無阻呢。”

    楊炯自嘲的笑了笑:“你真愿意我永遠這模樣?”一道神念刺醒那名男子,對趙薇薇一努嘴,然后轉過身去。

    趙薇薇問話,男子雖然害怕,但再沒被嚇暈過去。美人相詢,一顰一笑賞心悅目,他基本上做到了有問必答。

    他是英雄堂下清風壇弟子。眾神之巔分壇間允許相互攻戰、掠奪。同一分堂內的分壇間,常有戰爭發生。不久前,雷波壇攻陷了清風壇,壇主被打跑后,壇內弟子如喪家之犬逃開。

    他在外面躲了半年,靈石用光后回到清風壇觀望,結果被守在那里的雷波壇弟子抓獲。兩人抓了他,準備押回雷波壇做苦力,卻不想遇到楊炯二人。

    楊炯對分壇間的戰斗沒有興趣,他問道:“你可聽分壇中有人提起萬年降龍果,或是什么地方出現過萬年降龍果?”

    男子茫然的搖了搖頭,他才煉氣修為,是修士中最低級的存在,哪里聽說過萬年降龍果這一類的奇珍。

    楊炯失望的揮了揮手,示意趙薇薇放他離開。男子本以為必死無疑,不想面前二人會放他一條生路。分堂傳下的通輯令中,楊炯、趙薇薇之流搶劫分壇時,從未心慈手軟過。基本上每一次搶劫都是大殺四方,死傷無數。

    男子道了一聲謝謝,趕緊向遠方逃去。他剛飛出十丈左右,突然回身道:“我聽表哥說過,無憂堂執法孫輝最喜歡搜刮一品靈材。你們去尋到他,說不定會得到降龍果。”

    楊炯道:“孫輝是什么人?你給我詳細說說。”凝指一彈,一個乾坤袋飛到了男子面前。

    男子抓過乾坤袋,上面沒有神念封印。他看到袋中密密麻麻數千顆下品靈石,幸福得兩眼一白,又差點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恭敬的對楊炯道:“我表哥是筑基修士,曾在無憂分堂中做過堂主府護衛,有幸接觸到孫輝前輩。聽說孫輝一品珍饈不計其數,具體是什么情況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    :“你表哥現在在哪里?能聯系到他嗎?”

    :“他因為犯了錯,被堂主處死了。我怕受到牽連,便舉家搬到了英雄堂轄地。”

    他修為低下,能接觸的層次有限。楊炯又問了一會兒,他說不出所以然,便揮手讓他走了。

    楊炯轉頭看向趙薇薇,卻見她躍躍欲試,渾然忘了回南冥的初衷,大有直闖分堂的想法。她與王瓊、心如三人打劫分壇四年,早已喜歡上了這種刺激而又驚險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們打劫十數家分壇,卻從不敢接近堂主府城。每次心如眉飛色舞提及,楊炯夫婦與他曾經用計攻破了堂主府。趙薇薇二女都是一臉羨慕,對楊炯三人的戰績膜拜萬分。

    楊炯現在元嬰修為,中品靈器在手,鎮魂印威力增強數倍。如此實力對上元嬰修士,也可以輕易取勝。去分堂走上一遭,必然是勝券在握,只要速戰速絕,斷然不會引來葉開的注意。

    兩人拿定注意去無憂分堂一行,為了穩妥起見,不打草驚蛇。趙薇薇頭戴面紗,楊炯則用了一張假面,連袂向無憂城飛去。

    堂主府所在必是大城,兩人趕到無憂城外。一名守城弟子見趙薇薇體態婀娜,要她揭開面紗。楊炯放出一絲元嬰威壓,筑基弟子不堪承受,紛紛嚇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兩人揚長而去,守城弟子半響后緩過神來。剛才他們竟敢褻瀆元嬰前輩的家眷,在生死邊緣走了個來回,眾人皆驚出一身冷汗。元嬰修士輕易不到別家堂口,要么是其它分堂主,帶著家眷過來尋訪,要么就是無憂堂的對頭,來挑戰無憂堂了。

    無憂城是人口數百萬的大城,但畢竟這是修士的世界,沒有凡世城市的繁華與喧囂。城內修士與凡人生活區域劃分明顯,分內外兩部分,內城是修士居住之城,外城則是凡人生活的地方。

    兩人興步而游,漸漸走近內城。內城凡人不得進入,楊炯二人略放氣息,衛兵收了兩塊靈石,放他們進了內城。

    無憂城主府外罩著一層淡淡的藍光,那是元嬰級護陣。基本上每一個城主府,都有法陣守護。據說陣眼是掌門葉開賜下的寶物,法陣可防元嬰后期修士攻擊數個時辰。

    有法陣守護,堂主府門口沒有設立護衛。楊炯伸手向藍光按去,一道強橫的彈力沖向手掌。他用力愈強,藍光顏色愈深,反彈力越大。手掌雖然深陷入藍光之中,卻不能攻破。

    楊炯用力漸強,最后已全力施為,仍不能攻破守護法陣。趙薇薇道:“你不是有中品靈器嗎,要不用靈器試試?”

    楊炯道:“這道藍光有形無質,遇強則強,不愧是神人賜下的法陣。中品靈器是突襲手段,過早暴露就失去了效果。無憂堂主杜無憂是元嬰中期,萬一不戰而逃,我未必能留得住他。”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藍夢冰封之心〕〔從天帝開始〕〔穿成作精后我懟天〕〔神豪帝國聊天群〕〔偏愛,一如往昔〕〔浪跡武俠世界的小〕〔詭秘之主〕〔雙面總裁寵妻如寶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〕〔不努力的我,只能〕〔第一序列〕〔網游洪荒之最強抽
  sitemap
嘗道长四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