嘗道长四肖中特
剛剛更新: 〔農家小福妃〕〔東晉北府一丘八〕〔萬界建道門〕〔天下無敵〕〔都市劍尊江惜月凌〕〔深愛久久相隨霍翌〕〔機甲星海〕〔魔武女帝傳〕〔農園醫錦〕〔田園小針女〕〔嫡女之嫣入心妃〕〔獨愛總裁,寵妻若〕〔名門謀婚〕〔萌妻有藥:總裁別〕〔史上最強煉氣期〕〔星光璀璨:重生嬌〕〔青眉煮酒〕〔打造異界〕〔玄醫暖婚:腹黑靳〕〔五零俏花媳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浮華千重 第五十五章:神秘戒指
    干瘦老者走到周執法身邊,神念往他紫府鉆去。 周執法的紫府金丹正常,法力池法力雄厚。他法力探遍周執法全身,發現他生機盎然,并沒其它異象。

    嚴格的說來,周執法除了昏迷,其它一切正常。他心雖有懷疑,但還是放下心來。其實他忽略了一點,周執法如果正常的話,他的神念又怎么能進得了他的紫府。

    楊丹請求道:“請護法看看我們壇主,他是不是和周執法一樣受的傷?”

    :“你們壇主是哪個壇的?怎么長得這么丑?好像從來沒見過這號壇主。”干瘦老者邊說邊把手按在了楊炯頭。

    楊丹看到他的手按到楊炯頭,馬前,剛好扶住了要摔倒的他。然后把他輕扶到平板車,推著車進了堂主府。

    總算進了堂主府,幾天的策劃,終于完美達成。金丹修士在危險近身的時候,冥冥會有警示。雖然沒有心如的預測能力強大,不能預知將來。但是只要有人稍起殺心,會被金丹修士察覺。

    整個計劃,楊炯一直隱藏殺意,只有他們與楊炯肢體相觸的時候,殺意才顯山露水。那個時候,鎮魂印已進入對方紫府,算他殺意凌然,對方也無法應對了。

    堂主府內除了幾個筑基女修,并無其它金丹修士。不需要楊炯動用武力,他的長相直接嚇暈了幾個女修。

    從兩個執法身搜出乾坤袋,找出開啟護陣的玉簡,封印了幾個女修士的紫府后。兩人如辛勤的小蜜蜂,在府掃蕩。心如守在府主門口,萬一有執法長老回來,給楊炯發出警示。

    修真之人大多東西都會隨身攜帶,乾坤袋便是隨身倉庫。很少有修士把東西放在居所,或是把靈石放在家。

    巡完整個府內,收獲并不豐厚。楊炯二人來到林廣之的臥室。如果在這里沒有較大收獲,這次的行動只能算勉強成功了。兩個金丹后期修士的乾坤袋,靈石雖然豐厚,但沒預想的美好。

    臥室其實是林廣之打坐靜修之處,里面靈香繚繞,古色古香,看得出林廣之是一個極會享受的人。

    房屋間擺著三個天心草編的蒲團,放靈香的供臺,香爐靈香裊裊。

    供臺間有一個玉碟,玉碟四周有一層光幕自垂下。玉碟面放著一枚戒指,戒指刻印著一條長著翅膀的飛蛇。

    戒指放在玉蝶,擺放在供臺,楊炯覺得有些怪。這個戒指如果是寶貝,林廣之該放在乾坤袋隨身攜帶了。能被他這么慎重放在這里,而不帶在身邊,會是什么東西呢?

    楊丹偏著頭看了一會兒,問道:“夫君,這戒指是什么寶貝?”

    楊炯搖頭道:“應該不是寶貝,如果是寶貝,林廣之怎么會放在這里?”

    楊丹把手伸進光幕道:“我拿出來看看是什么東西,這光罩可能是障眼法。”

    光幕一觸即破,從玉蝶彈出一個光點沾到楊丹手,然后消失不見。楊炯大驚,拉過楊丹的手細細查看,并沒有什么異常。

    遠在百萬里之遙的林廣之,正與萬歸初等待楊炯三人入彀。突然他的神念一動,大驚道:“誰人敢動我寶貝?”身形一閃已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玉蝶四周光幕消失,楊丹抓起戒指,橫看豎看幾下,沒有什么特別之處。她丟給楊炯道:“夫君看看,這是什么寶貝?”

    楊炯看了一會,也不知道戒指有什么秘密。他把神念往戒指探去,立即被反彈出來。能反彈他入微級神念,一定是好東西。楊炯高興把戒指往乾坤袋丟去,放了幾次,都不能收進乾坤袋。

    從他開始修真便知道,除了活物不能進入乾坤袋,其它東西,還沒有不能放進乾坤袋的。乾坤袋的空間,其實是一個次元異度空間。那個空間會分散活物“生”的氣息,沒有法陣與保護裝置,活物在乾坤袋會很快死去。

    這個小小的戒指,怎么會放不進乾坤袋?心思轉念了幾下,楊炯大喜道:“媳婦,我們發財了。”隨即拉著楊丹出府而去。

    三人來到城外,楊炯給他們解釋道:“因為這個戒指不能放進乾坤袋,所以林廣之只能把它放在臥室。臥室是他休息的地方,外人不能進入。”

    心如道:“這與我們發財了有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:“能被他慎重放置的東西,必然是寶貝。等我們參透這戒指,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。”

    楊丹道:“一枚戒指,不能放進乾坤袋,你認為是寶貝。如果是寶貝,他怎么不戴手指?那樣可以隨身攜帶了。”

    :“他沒戴手指,也許是有不戴的理由。我入微級神念不能滲透戒指,其定有訣竅,不會差了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楊炯把戒指帶在手指,三人按制定的計劃往西方趕去。

    這次能偷襲堂主府成功,開創了他們打劫眾神之巔的先河。兩個金丹一個筑基敢攻入元嬰修士府,用膽大包天來形容也不過分。

    向西行了兩天,漸接近無妄之殤,楊炯突然感覺一陣心悸。他對心如道:“有沒有感覺到什么問題?我突然感覺有些心神不寧。”

    心如靜坐閉目測算了一陣,驚道:“大哥,好像有大危險迫進我們,但隱隱之又感覺可以轉危為安。”

    楊丹從未見過楊炯如此緊張,她道:“心如已算出可以化險為夷,夫君,你是心血來潮,大驚小怪吧!”

    楊炯皺眉道:“但愿如此,只是這種心悸的感覺來得強烈。我們暫時不去打劫分壇,先去無妄之殤里呆一段時間。現有的靈石足夠用一年半載了。”楊炯的意見,楊丹與心如不會反駁,三人向無妄之殤平原飛去。

    森林開始消失,紅褐色土地出現在眼。飛了兩天,楊炯仍有心悸的感覺,心越加不安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手的戒指,難道是這個戒指的原因?如果此丟掉,實在可惜。取舍兩難間,楊炯找了一個醒目的土丘,打出避土訣,下潛到一千丈處。

    他在巖石挖了一個空洞,拿出乾坤袋的精金與玄鐵,做了一個盒子把戒指放進去。然后三人接著往無妄之殤部飛去。

    心悸的感覺越來越頻繁,而且一次一次強烈。楊丹修為最低,不經意間會打幾個寒顫,她也感覺到危險臨近。心如數次預測,可每次的結果都是險化夷。

    無妄之殤部,傳說連神人都不敢涉足。三人漸漸深入無妄之殤,突然前方神念出現十個人。一個金丹帶著九個筑基修士,迎面而來。

    這十人穿戴葩,衣服破爛不堪,神色疲憊但又面目猙獰,眼不時閃過兇光。那個金丹修士發現楊炯三人,一聲唿哨,率眾人向他們包圍過來。

    兩個金丹,一個筑基,按戰力評估,他們十人完全可以吃掉對方。無妄之殤的匪盜窮兇極惡,向來是要錢不要命的角色。楊炯三人衣著光鮮,楊丹又生得美貌,他們哪還有放過的道理。

    十人嗷嗷大叫著沖近,各種飛劍法寶攻擊過來。楊炯抵住那個金丹修士,法杖護在楊丹身邊。心如沖進盜匪群,稍不注意挨了幾劍。群蟻咬死象,他金丹初期,面對九個筑基明顯不敵。

    楊炯大吼道:“你們是什么人?不怕我眾神之巔來圍剿你們嗎?”他們三人身穿的是眾神之巔弟子裝飾。

    那個金丹修士罵道:“我們兩百多人,現在只剩十人,是你們眾神之巔干的好事。今天遇到你們三個,先收點利息。”

    他對眾匪叫道:“大家加油,得到法寶與靈石平分。那個娘們兒,也大家有份。”

    眾盜匪仿佛被打了雞血,個個爭先恐后,出手越加兇惡。心如頓時險象環生,身出現數個大傷口。楊丹奮力護在心如旁邊,幫他擋住了幾次危險攻擊。

    楊炯煉體失效,其實最危險。但九個盜匪看楊炯長相丑惡,竟然沒有一個人對他出手。

    沒人攻擊楊炯,只攻不守的好機會怎容錯過?楊炯飛劍纏住對方金丹首領,收回降龍法杖,祭出一把品飛劍殺入了敵群。他可以同時操控兩件法寶,降龍杖材質堅硬,防守極佳卻不宜進攻。

    飛劍如驚龍,一劍斬斷一柄飛劍,順帶把一名筑基修士的腦袋切開。劍勢不減,閃電般又穿過另一修士的腦袋。

    楊炯連殺兩人,心如壓力大減。眾匪回過神來,紛紛向后閃去。飛劍撲了個空,繞著心如二人轉了一圈,向金丹匪首殺去。

    金丹匪首傻了眼,他從未見過,一人能同時驅動兩件法寶。修士間戰斗那容得分心,他一慎之間,飛劍在他身帶起一篷血霧。

    盜匪都是烏合之眾,有利可圖時勇往直前。遇到危險時,只會大喊大叫著畏首不前。楊炯如此神勇,眾匪躲得遠遠的,沒一個人前幫助匪首。

    金丹匪首不敢再戰,大吼一聲,招過飛劍閃身逃了。剩下七名盜匪看了三人一眼,無奈的跟著金丹匪首飛走了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藍夢冰封之心〕〔從天帝開始〕〔穿成作精后我懟天〕〔神豪帝國聊天群〕〔偏愛,一如往昔〕〔浪跡武俠世界的小〕〔詭秘之主〕〔不努力的我,只能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〕〔雙面總裁寵妻如寶〕〔第一序列〕〔網游洪荒之最強抽
  sitemap
嘗道长四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