嘗道长四肖中特
剛剛更新: 〔逆天廢柴〕〔冒牌職業大神〕〔酒劍長歌行〕〔重生之南漂時代〕〔超神學院的宇宙〕〔燕飛〕〔猛卒〕〔麻辣女同事〕〔我是地球治理者〕〔穿越星際皇帝旅團〕〔重生之廢柴逆天幻〕〔十里鋼城:縱意人〕〔我從天上來〕〔田園嬌寵:獵戶家〕〔墨少寵婚甜綿綿〕〔動漫之邪王真眼〕〔花壇葬〕〔青藤心事——中學〕〔三界供應商〕〔我的弟弟才不是老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浮華千重 第三十章:以牙還牙
    能把楊炯逗得面紅如冠,趙薇薇更加開心。 她突然伸出一只皓腕,毫無征兆的搭在楊炯手,輕聲道:“看不出來啊!王堂主的皮膚這么好,我的皮膚還好幾分呢?你這是怎么修煉出來的?”

    楊炯第二次煉體完成后,全身從外到內被煉制了一遍。皮膚白嬾、光潔,一般的女修士的皮膚都要好很多。但與趙薇薇的雪白嫩膚相,還是差了一個檔次。畢竟女人的皮膚,先天性男人要嫩滑得多。

    趙薇薇如此動作,楊炯有些措手不及。細看面前這明媚皓齒的女子,眼神一片清澈,并沒有任何下作之意,喜歡與愛慕之情深深流露。

    楊炯心尖一顫,輕輕抽出手,不動聲色道:“薇薇姑娘這樣可不好,王博實難承受。”南冥世界的女子,難道遇到喜歡的男子,都這樣直接下手,沒有一點女子應有的儲蓄與矜持?

    趙薇薇情難自禁間,以行動表達了自己的愛意。她突然意識到自己有些猛浪,臉微微一紅,收回手掩飾道:“這次冒昧來打擾王堂主,原是想邀請你加入龍騰宮。在龍騰宮里,小女子好呆還有一些人緣,給王堂主幫些小忙應該不成問題。”

    :“多謝趙小姐美意,王堂現在已入碧落,不準備再改換門庭了。不過我倒真有一件小事,想請薇薇小姐幫個忙。”

    :“什么忙?能為王堂主幫忙,我可愿意了。”

    :“幫我找一張去紅月大陸的破界符,不知道薇薇姑娘可否辦到?”

    :“這個啊!紅月大陸是低級大陸,王堂主去低級大陸做什么?”

    楊炯道:“想看看低級大陸是什么樣子,一點好心罷了。”

    趙薇薇想了一會兒道:“放心,包在我身了。過一段時間,我給你拿來。只是,你怎么謝人家呢?”

    趙薇薇身份尊貴,爺爺是元嬰太長老,得來破界符非常容易。楊炯心一陣輕松,笑道:“薇薇姑娘要什么感謝,只管說出來。只要我能辦到,我一定盡力而為。”

    趙薇薇嫣然道:“我不要別的,只要你去紅月大陸的時候,攜我一起去成了。我也想去那些低級大陸看看,是什么樣子?”

    楊炯心轉念,肯定不能帶她去紅月大陸。如果讓這個修真界,知道自己是從紅月大陸來的,那可會翻了天去。

    在南冥大陸幾年時間,他閱遍了南冥書籍,打聽無數傳聞。除了佛、道二教掌管的大陸,那里元氣充沛,有修士被送過來。還從未聽說過,紅月大陸有修士到達南冥。

    他在紅月的時候便知道,三大派下界巡查,會尋找有修真潛質的孩童,帶到修真界去。可他在南冥這幾年,從沒聽說過有修士是從紅月來的。而且筑基修士,怎么又能帶著小孩子,承受虛空通道天道兩次洗禮?

    唯一可以解釋的是:巡查使收到有修真潛質的小孩秘密的處理掉了。然后謊稱是帶去了修真世界,這個又有誰能知道呢?

    不管會發生什么情況,楊炯肯定不會去做打破這個規律的第一人。命只有一條,沒有了性命,也沒有了以后。

    楊炯半響沒有吱聲,趙薇薇神色低迷道:“不帶不帶吧,用不著那樣不高興。你不帶我去紅月大陸,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才行。”

    :“什么條件?薇薇小姐說出來聽聽。”楊炯道。

    :“誰在叫薇薇,薇薇是你能叫的嗎?”一個男人帶著一個金丹護衛兩個筑基護衛,直接走進了楊炯的院子。后面跟著楊勇與楊丹,楊丹的臉有一個清晰的巴掌印子。

    應該是楊丹阻止那人進入,被打了一巴掌。還好,在修真界,打一巴掌算是輕的了。動則殺人、焚尸,那可是屢見不鮮的。

    進來的人是夏侯明,天都山少主。他站在楊炯對面,怒目而視道:“薇薇是我的道侶,沒我的同意,誰敢叫她薇薇。你這個打不死的蟑螂,包護法被你弄到那里去了?”

    楊炯轉了轉眼睛,作出一副茫然的樣子道:“包護法?包護法是誰?”

    夏侯明道:“是我派出去殺你的人。你把他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楊炯聳聳肩道:“殺我的人?沒有人來殺我啊?什么時候有人來殺我了?”

    看他一副泰然自若,鎮定的樣子,夏侯明不由得懷疑,難道包明天的失蹤真的與他無關?在真靈殿,包明天的那一點真靈一直都好好的存在。如果包明天被殺了,真靈會消失。

    他又看看楊炯,楊炯又給他肯定的搖了搖頭。夏侯明不由想到:“是了,肯定是包明天發現了什么寶藏,藏起來去自個兒修煉去了。這個家伙可能從頭至尾都沒遇到包明天,真是他的命大。”

    雪茹困身的大殿,連元嬰修士的神念都能隔絕,玉床有困元陣,整個大殿又布置了困神陣。包明天被殺后,真靈不能溢出大殿,神念、靈魂都被一把火燒成了灰灰。

    天都山真靈殿收不到包明天死亡的信號,那一點真靈便會一直存在。

    夏侯明沖楊炯發完氣,對趙薇薇道:“薇薇,你怎么到碧落谷來了?來的時候也不通知我一聲。”

    趙薇薇鼻孔哼了一聲,懶得理會他,起身往院外走去。她看到夏侯明身后的金丹修士,不敢給楊炯神念傳音。于是對著楊炯一眨眼睛,接著點了點頭,表明一定給他弄到破界符。

    夏侯明看趙薇薇與楊炯眉來眼去,怒火燒。楊炯是碧落一堂的堂主,已身居高位,修為又是金丹期,自己沖去打又打不過。這里是在碧落地盤,他也不敢冒然動武。

    他左右看了看,尋找出氣對象,拿趙薇薇出氣,那是不可能的。唯有楊丹站在他身邊不遠,眼閃著一絲絲恨意。

    他前面強行進院內,被楊丹阻止,便抽了楊丹一巴掌。現在怒火無處發泄,便一巴掌又抽在楊丹臉。楊丹被抽了一個趔趄,倒在地。

    夏侯明是天都山少主,她不敢還手,更不敢還口,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。

    楊炯大怒,前一步把楊丹抱起,看著一個明媚皓齒的美貌女孩,被摧得如殘花一般。他輕輕放開楊丹,在她耳邊道:“放心,看我給你出氣。”

    他身子突然閃動,同樣一巴掌甩在夏侯明的臉。聲音響亮,把站在院子里的眾人給驚得呆住。連正在往外走的趙薇薇也停下了腳步,院門外剛過來的另一個美貌女子,也驚得張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夏侯明不可置信的指著楊炯道:“王博,你居然敢打我?你不知道我是誰嗎?天底下誰給你了這份膽子?”

    楊炯輕笑道:“夏侯明,天都山少主。”在從人驚愕的眼神,身形又一晃,一巴掌又甩在了夏侯明的另一邊臉,同樣的聲音響亮。

    《萬相浮生經》的移動術法,天都、龍騰、碧落三派的移動術法要快得多,夏侯明根本不能躲過。

    夏侯明身后的金丹修士終于回過神來。一人祭出一根繩子,一下把楊炯給纏得結結實實。另一人的飛劍,往楊炯頭劈下。繩子與飛劍一前一后配合無間,飛劍閃電般劈在楊炯頭。

    門外傳來兩聲驚叫,一高一低。然后趙薇薇與另一個女孩子,飛快地跑進了院內。待看到楊炯安然無恙后,她們長舒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金丹修士的飛劍是下品法寶。楊炯的身體在煉體以后,品法寶都不能傷得了分毫,下品法寶在他身,一個印子都不能留下。

    楊炯的飛劍祭出,一劍砍斷了捆在身的繩子。那名金丹修士身子一晃,強咽下了一口鮮血,明顯已受了傷。繩子法寶與他神念相連,傷到了他的紫府。

    與趙薇薇一起進來的女子同樣美艷絕倫,國色天香。與趙薇薇站在一起,春花秋月,各有特色。

    看到金丹修士受傷,夏侯明終于害怕,他退到金丹修士身后,嘶吼道:“王博,你要敢動我一下,天地下,將沒有你的活路。”

    趙薇薇心道:“他豈是動了你一下,連你的臉都打了,還是兩下呢。”她強忍住笑,嘴角牽動,對進來的另一個女子道:“王瓊妹妹好。”

    原來,后面來的這個女孩子是碧落王瓊,五朵金花之一,王瑞安的獨女。

    王瓊與趙薇薇點頭后,對楊炯道:“聽說我碧落,這次收進了一個年青有為的金丹高手,一直想來拜見,卻看到夏侯少主在我碧落行兇打人。”

    :“夏侯少主,請自尊自愛些。我碧落谷算是一名練氣期修士,也不是任誰可以輕易作踐、打罵的。王堂主兩巴掌,當是禮尚往來了,你請走吧。”

    王瓊說話擲地有聲,夏侯明何時像今天這般受恥大辱。他狠狠的瞪了楊炯一眼,看向趙薇薇。趙薇薇直接偏過頭去,不予理會。

    夏侯明頂著一張紅臉,帶著兩人氣沖沖的出了院子,出谷去了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藍夢冰封之心〕〔從天帝開始〕〔穿成作精后我懟天〕〔神豪帝國聊天群〕〔偏愛,一如往昔〕〔浪跡武俠世界的小〕〔詭秘之主〕〔不努力的我,只能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〕〔雙面總裁寵妻如寶〕〔第一序列〕〔網游洪荒之最強抽
  sitemap
嘗道长四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