嘗道长四肖中特
剛剛更新: 〔極品全能學生〕〔婢女也秀色〕〔神豪之玩家〕〔傳媒巨艦〕〔霸氣穿越之空間女〕〔快慢穿百變人生〕〔昆侖冕〕〔戰爭寒域〕〔七星落長空〕〔浮生一夢幾多還〕〔重生之廢柴逆天幻〕〔鐵血悲情扈三娘〕〔山河盛宴〕〔蠻荒里的洪荒神祇〕〔膏粱子〕〔我寫網絡小說的那〕〔老姚家的搞笑日常〕〔獲得主角能力的我〕〔抗戰之鐵血山河〕〔神級基地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浮華千重 第二十四章:元嬰二胡
    大漢臉胡子抖了幾下,對高卓陽道:“還不過來拜師?”一臉的高興之情,如撿到稀世珍寶一般。

    高卓陽大喜,跑到曾經的“那個家伙”面前,直挺挺跪下。他剛磕了一個頭,看到千喜站那里沒動,叫道:“千喜,過來一起給師傅磕頭啊!”

    千喜看看楊炯,又看看大漢,再看看跪在地的高卓陽,猶豫不決。楊炯對著千喜點點頭道:“這是很好的一個機緣,你可得抓住了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千喜道:“拜了師傅,我們會去自由天國修煉,我再見不到你了。你怎么辦呢?”

    大漢道:“趕一只羊是趕,趕一群羊也是趕。”他指著楊炯道:“你也可來拜我為師吧,你金丹期修為,我還是可以給你一定的指引的。”

    千喜高興,對楊炯道:“王大哥,我們一起拜師吧。”

    楊炯搖頭對大漢道:“多謝前輩厚愛,晚輩已有師傅,不準備另投老師了。”

    大漢頗感意外,道:“你有師傅?難道也是元嬰修士?說來我聽聽,說不準我能認識。”

    楊炯謝道:“我師傅不讓我說他名諱,謝謝前輩抬愛,收下我兩位朋友。我能否跟隨前輩去自由天國?去了自由天國后,能否隨時回到這里來?”

    大漢道:“不要老是前輩、前輩的叫了,聽著煩人。我名號“二胡”,同行多叫我二胡老祖。如果你去了自由天國,不修成元嬰境界,便不能通過絕望平原,想回到這里難如登天。”

    楊炯原本想去自由天國,給精靈族送師傅雪茹的信息,聽到有去無回后,這心思一下淡了。自己現在金丹期,到元嬰境界想來也不會太遠,干脆修到元嬰境再去自由天國不遲。師傅被關九百年了,再多十來二十年應該沒事。

    大漢的滿臉胡須,二胡之名倒也名副其實,只是不知道“大胡”又是誰?臉的胡子又會何等壯觀。

    拜元嬰修士為師的機會千載難逢,不能輕易錯過。千喜還在遲疑,楊炯催促道:“怎么還不去拜師,跟隨二胡前輩是你一生的榮幸,不要錯過,快去。”

    千喜對楊炯的心意,楊炯自然明白。但他對千喜并沒有一點男女情愛之念,一直把千喜當朋友對待。在他的心里,有的只是姚若蘭,趙香怡,小娟。

    千喜知道自己姿色普通,修為與能力更配不楊炯。她深情的看了楊炯一眼,咬咬牙走到高卓陽身邊,與他一起給“二胡”修士磕足了響頭,算是拜師完成。

    二胡哈哈大笑,滿意之極,從乾坤袋取出兩樣品法器,一人贈了一件道:“為師平時多在清修,沒煉制法寶,這兩件品法器你們先將著。等以后煉制了法寶,再給你們補齊拜師禮。”

    楊炯從乾坤袋,取出在蜈蚣洞府所得的三樣法寶,對高卓陽與千喜道:“前輩一時手緊,沒有準備,我這里給你們兩準備了兩樣,你們兩人過來選取吧。”

    兩人大喜,高卓陽選了飛劍,千喜選了長鞭。二胡元嬰修士臉隱隱有羞愧之色。他暗暗發誓,以后一定要多煉制幾件法寶。

    高卓陽與千喜選好法寶,楊炯對二胡拱手一禮道:“前輩是自由天國人,可知道自由天國的精靈一族?”

    二胡眼睛一瞪,自豪的道:“精靈族是自由天國的皇族,整個自由天國都在精靈的統領之下。你小子長得俊俏,精靈族不遜分毫。你打聽精靈族做什么?”

    楊炯笑了笑道:“前輩可聽過雪茹之名?”

    二胡神色一變,惡狠狠的看向楊炯,元嬰氣勢鋪天蓋地壓過來。他冷聲道:“你怎么知道雪茹皇?你是誰?”

    千喜與高卓陽被突然的變化嚇得不輕,兩人想要為楊炯求情。二胡兩眼一瞪,他們的臉色又蒼白了幾分。

    千喜倔強的拉過高卓陽,勇敢的站到楊炯身邊,顫聲道:“師傅,王大哥是我們的救命恩人,請師傅高抬貴手,不要傷害王大哥。”

    高卓陽沉聲如鐵道:“請師傅看王大哥數次救徒兒性命的份,饒過王大哥這次。如果可以,徒兒愿意以身相代。”

    二胡眼睛圓瞪,臉胡子抖動厲害。他一道法力逼退高卓陽二人,獨把氣勢壓向楊炯。高卓陽二人有情有義,正是他喜歡的類型。他故意瞪大的眼睛,有掩飾不住的歡喜之意。

    楊炯對二胡的氣勢仿如不見,抬抬手擋住千喜二人,對二胡道:“前輩誤會了,我并不認識雪茹皇,只是聽人說過這個名字而已。”

    二胡松了一口氣道:“這是精靈族的秘密,不是你能夠打聽的,凡聽到這個秘密的外人,基本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雪茹是精靈族皇帝,被神人關押折磨,定是精靈一族的通天大事,如此秘密肯定不足與外人道也。精靈族男人英俊帥氣,女人美麗如花。

    眼前這個二胡修士明顯不是精靈族人,他剛剛元嬰初期,算詢問精靈事宜,也不會知道多少。楊炯想了想,打消了托他給精靈族帶信,讓人來營救雪茹的想法。等自己修成元嬰境界,說不定便能救師傅脫困了。

    楊炯與三人告辭,高卓陽與千喜依依不舍,一直把楊炯送到墮落之森外圍。二胡心喜兩個徒弟,也只好一路跟著到了外圍,直到楊炯的身影遠去,才與兩個徒弟返身。

    兩個好朋友有了更好的發展方向與空間,楊炯既為他們高興,心又是一陣失落。自己現在是孑然一身,孤獨闖天涯了。

    他在神念聯系金頭蜈蚣,蜈蚣他先到墮落之森外圍,正在地下數千丈處靜修、養傷。楊炯給它發出命令,不得到地表來獵食、傷人。然后給它留下了大量的靈石,往墟市去了。

    在墟市,把所有不用的靈材、靈草,換成了煉體丹藥。精金、密銀、玄鐵是煉器好材料,被留了下來。等他進階元嬰期,能煉制法寶的時候,可以給法杖加入這些材料,把法杖升到法寶級別。

    楊炯離開墟市的時候,乾坤袋又裝了大半袋靈石。那幾家收購他材料的店鋪,品靈石被他兌換一空。墟市的品靈石,因為他大量兌換,價格直線漲。

    他想把品靈石兌換成品靈石,被告知無貨。在墟市,能兌換到了靈石最好的是品靈石了。品靈石一挖出來,被各大門派收去。或是被元嬰老祖派人購走了。

    楊炯又到了雪茹的大殿,準備在這里完成煉體后,去碧落谷參加弟子招聘。在他達到元嬰境之前,可以自由進出這里。一但到了元嬰境,再也不能進到大殿來看他了。

    楊炯袋靈石豐富,煉體靈草從低到高,應有盡有。當他拿出那株萬年份的龍須草的時候,連雪茹也是被驚得目瞪口呆。龍須草本罕見,能達萬年份的便是稀世之珍。

    楊炯的福緣之深厚讓他感嘆。這么多煉體靈丹、靈藥、靈草,足以把楊炯的身體強度,推到法寶難傷的級別。那株萬年份的龍須草,甚至可以換來靈魄丹或陰陽涅槃丹。

    靈魄丹與陰陽涅槃丹是以元嬰妖獸的元嬰與內丹煉制而成,是金丹修士晉級元嬰境時的無靈藥。有了這樣兩顆丹藥使用,金丹修士可以穩穩當當進階元嬰境。

    這個修真世界,元嬰期妖獸只有在絕望平原或自由天國才有。每一個元嬰妖獸,戰力遠超人類修士,除非出動大批元嬰修士圍攻,否則會捉雁不成反被啄。

    楊炯的身體已是普通刀劍難傷,但在法器、法寶面前,仍然不堪一擊。他從初級丹藥、靈草開始,慢慢往級丹藥、靈草過渡,最后才是高級丹藥、靈草。

    兩天過去,初級靈草與丹藥吃了一空。楊炯的身體出了一層厚厚的污垢,如當年吃下降龍果后一般。

    他清洗完身體,用下品法器飛劍在手背一割,連白痕都不能劃出來。用品法器,只能輕微侵入皮膚一分。他的身體強度,已接近品法器不能傷的程度了。

    又六天過去,用品法器已不能割開皮膚。半個月過去,楊炯煉體已到尾聲,身體強度已達下品法寶不傷的程度。除了那株龍須草,所有丹藥、靈草已全部用盡。

    只要服下那株萬年份的龍須草,煉體要完全告一段落。身體強度能達到什么級別法寶不傷,一切全看龍須草的效果了。

    他拿起那株龍須草一口吞下,雪茹一聲驚呼:“不可”,卻是遲了,楊炯吃下龍須草,還意猶未盡的砸吧了幾下嘴巴。

    龍須草本來藥力強大,數百年份的生服下,普通修士不能承受。這種萬年份的龍須草,算是元嬰修士都不敢直接服用,那是老壽星吃砒 霜,嫌命長了。強大的靈力燃燒之下,楊炯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雪茹在玉床一陣翻動,掙得鐵鏈錚錚著響。他突然心痛起來,為什么沒早些告訴他,那株龍須草不能生服。現在只能眼睜睜的失去這個徒弟了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藍夢冰封之心〕〔從天帝開始〕〔穿成作精后我懟天〕〔神豪帝國聊天群〕〔偏愛,一如往昔〕〔浪跡武俠世界的小〕〔詭秘之主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〕〔不努力的我,只能〕〔雙面總裁寵妻如寶〕〔第一序列〕〔網游洪荒之最強抽
  sitemap
嘗道长四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