嘗道长四肖中特
剛剛更新: 〔超級醫生俏護士〕〔代嫁神醫七小姐〕〔頭狼〕〔絕世殺神〕〔美女總裁的透視醫〕〔混在大唐的工科宅〕〔最佳女婿〕〔奮斗在洪武末年〕〔極品廢少〕〔如何處理仇人的靈〕〔瘟疫醫生〕〔系統帶我去裝逼〕〔戰國我為王〕〔我在諸夏當大王〕〔科技圖書館〕〔我的絕美校花未婚〕〔獸世田園:夫君來〕〔秦牧〕〔天命道尊〕〔劫回緣:廢材九阡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浮華千重 第六章 鏖戰蛇妖
    楊炯眼見肖天韻二人危急,人還沒到,一股威壓直接對準巨蟒壓去。手機端

    高等級的威壓能產生制敵效果,他威壓臨近巨蟒,巨蟒雙目一下向他看來。一股威壓反彈了過來,同樣的威壓,不減分毫。

    這個巨蟒居然是筑基后期,之前獵殺的筑基初期狼妖,高了兩個小境界。

    楊炯現在空有金丹,沒渡過天、地、人三劫,根本不能使用金丹期力量,連神念強度也只有筑基期。面對一個筑基后期妖獸,他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應付,稍有不慎,很可能隕落在這里。

    高卓陽趕到,與楊炯互成倚角之勢。肖天韻把千喜放在后面,楊炯隨手一揮,數塊靈石飛出,在千喜四周布下一個靈石護陣。這個護陣可以承受筑基修士的攻擊。

    如果他是金丹境,用品靈石布陣。這個護陣便能提升一級,可以承受金丹期修士的攻擊了。

    安置好千喜,楊炯打頭,三人往巨蟒沖去。一如既往的戰法,楊炯主攻,他們助攻,早已配合得默契無間了。

    妖獸到了筑基期,一般都開了靈智,筑基后期妖獸的智慧已不人差。巨蟒攻防有秩,短時間內,三人一蛇戰成了平手。

    巨蟒的防御高,三人的術法“冰箭、火球、木刺、水箭”等,對蛇妖毫無作用。反倒是蛇妖吐出的風刃、冰箭,打得三人手忙腳亂。

    蛇妖皮粗肉厚,三人的飛劍破不開它的防御。高卓陽與肖天韻的飛劍均是下品法器,砍在蛇妖身,除了濺起火星,沒一點用處。

    巨蟒尖牙利齒,尾巴橫掃如金山玉柱,稍有不慎皮開肉綻,非死即傷。楊炯三人越戰越吃力,險象環生。

    兩年的妖獸獵殺經歷,楊炯已不是初至南冥世界的雛兒,戰斗技能相當成熟。

    他在天人境時,是天下少有的武學高手。進入修行一途后,他數次把武學與術法相結合,獨闖了一條別開生面的搏斗體系。面對筑基后期妖獸,他并不心慌,努力尋找蛇妖的弱點。

    又戰了半個時辰,蛇妖越戰越猛,楊炯卻終是堅持不住了。蛇妖防御高得出,他一直沒能找到克敵制勝的辦法。

    肖天韻與高卓陽法力漸漸枯竭,對蛇妖已不能產生傷害。飛劍有氣無力的砍刺在蛇妖身,連白痕都不能留下了。蛇妖通靈,到了最后,甚至懶得理會肖天韻二人,把注意力全放在了楊炯身。

    人類獵殺妖獸的同時,妖獸一樣喜歡獵殺人類修士。人類修士充足的精血,豐沛的元氣,紫府的神念,都是妖獸喜愛的補品。

    在這個世界,也有妖獸靠吃修真之人,一階一階的升的。有時候,獵物與狩獵者并沒有嚴格的區分。

    高卓陽與肖天韻終退出戰圈,楊炯一人獨斗蛇妖,壓力陡增。數次進攻蛇妖的眼睛或七寸,都被蛇妖躲過。眼睛與七寸是蛇妖的脆弱之處,它防護的相當嚴密。

    破不開蛇妖的防御,便只有最原始的攻擊手段了。楊炯收回降龍法杖,運足氣力,一杖接一杖狠狠的抽在巨蟒身。幾杖過后,終有一片鱗甲飛起,露出甲片下鮮紅的血肉。

    終于破開了蛇妖的防御,楊炯大喜,傳音給高卓陽與肖天韻,讓他們用飛劍進攻沒有甲片的血肉之處。

    巨蟒挨了幾杖,痛徹入骨,張口向楊炯咬來。高卓陽二人的飛劍刺到它身,那里快速出現一片鱗甲,把兩把飛劍彈了開去。

    天地萬物,各有神之處。這蛇妖天賦異稟,能快速在體表生成鱗甲。它眼有明顯的諷刺之意,對楊炯的進攻更加猛烈。

    蛇妖幾乎沒有破綻,楊炯暗叫一聲:“苦矣!”他法力如流水傾泄,快要見底了。再過一時半刻,怕是連開啟護盾的法力都沒有了。如果不能尋到脫身之法,四人誰也逃不掉筑基蛇妖的捕殺。

    合作兩年,戰斗大小近百次,像這樣危險的情形,還是第一次遇到。肖天韻雙腿打顫,這個時候,他與高卓陽都看出來,只要楊炯法力告罄,是四人完蛋之時。

    高卓陽突然取出一塊黝黑的器物,大喝一聲后,一口鮮血噴在面,猛的向蛇妖砸去。

    器物迎風漲大,原來是塊玄鐵疙瘩。玄鐵沉重如山,與蛇妖撞在一起。“咚”的一聲悶響,高卓陽嘴角泌出血來。用精血驅物是修士大忌,不到萬不得已,沒人愿意以損精血為代價來施法。

    這是高卓陽最后的殺手锏,此招一出,他便沒有了第二次攻擊能力。

    蛇妖被砸得翻了一圈,幾片鱗甲飄落在地。玄鐵疙瘩把它砸得生痛,它第一次把注意力轉到了高卓陽身。

    終于成功的吸引了蛇妖注意,高卓陽大吼道:“你們快走,我留下吸引蛇妖注意。”說完揮著飛劍,沒有章法的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楊炯嘆道:“你那身板還不夠蛇妖打頓牙祭。”隨手一拉,抓住高卓陽丟向山崖。

    他迎向張開大嘴的蛇頭,重重的一杖打在一顆蛇牙。身體憑空一旋,堪堪躲過了蛇妖的咬合。楊炯以武入道,近身肉搏之術,堪稱修士無敵。

    但是,這是修真的世界,是法力與修為決定勝負的地方。沒有法力支撐,他在蛇妖面前撐不過三個呼吸。

    楊炯一指彈飛空半截毒牙,對又沖過來的高卓陽喝道:“你想害死我們四人嗎?你們再不走,沒有逃走的機會了。”

    高卓陽哭喊道:“我不走,要死,我陪你死在一起。肖天韻,帶著你婆娘快走。”

    千喜斷了肋骨,正在養傷。修真之人,自然有凡人想不到的手段與丹藥。此時,她已經恢復了五六層。她走出楊炯布下的防御陣,祭起飛劍向蛇妖攻去。

    肖天韻一把拉住她道:“老大叫我們走,不可耽誤,再不走一個都走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千喜急道:“我們走了,老大和卓陽怎么辦?”

    肖天韻道:“我們先行撤離了,老大才能想法脫身。”

    他不待千喜說話,半拉半抱著千喜躍下山崖去了。他明白看出,他們三人走脫后,楊炯或許還能脫身。如果他們不離開,楊炯唯有死戰到底,最后的結果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高卓陽擦掉嘴角血跡,倔強的祭出飛劍向蛇妖攻去。他抱定死志,無論如何也不愿意丟下楊炯獨對蛇妖。

    楊炯苦笑道:“我知道你的好意,但你不走,我怎能脫身?你與肖天韻、千喜一起,只要不遇筑基妖獸,沒有危險,快走啊!”最后三個字,楊炯幾乎是嘶吼出來。

    他分心之際,沒躲過蛇尾悄然一擊,被抽得結結實實。楊炯內腑一陣翻滾,噴出一口血來。他狠狠的瞪了高卓陽一眼,鏖戰到此時,他終于受傷了。

    高卓陽想了想,如果自己不走,兩人遲早都要交待在這里。沒有自己拖累,以楊炯之能,或許真有擺脫蛇妖的辦法。

    他脫出戰圈對楊炯深深一躬,哭道:“老大,如果你大難不死,我高卓陽這一輩子,認定你這個大哥了。”說完往山崖下飛去。

    在蛇妖眼,楊炯氣血豐盛,是一條大魚。只要吃了這條大魚,三只小蝦要不要也無所謂。肖天韻三人撤走的時候,它甚至懶得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楊炯又與妖蛇斗了一會兒,一道風刃貫穿了他的肩膀。借著后退的機會,楊炯突然往山崖另一邊飛去。此時高卓陽三人,應是到了安全范圍,他要開始逃命了。

    蛇妖緊追不舍,速度竟然與楊炯不相下。楊炯暗暗叫苦,自己法力所剩不多,飛不了多久。沒有法力的他面對蛇妖,除了被整個兒囫圇吞下,實在沒有第二個選擇。

    楊炯盡可能的在林間穿行,或是貼地而飛。墮落之森廣袤無邊,不會只有這一個筑基后期妖獸,飛的高了,身后不會只是蛇妖了。

    森林樹木林立,數人合抱的大樹皆是。楊炯身法如電,東躲西藏,卻漸漸被蛇妖拉近了距離。

    蛇妖身體強橫,緊盯著楊炯直直向前。所過之處,巨大的巖石被撞得粉碎,參天大樹被折斷無數。一條長長的,寬三米的蛇道,出現在蛇妖身后。蛇道內一切都被撞得粉碎,地面卻光滑如鏡。

    它與楊炯爭斗這么久,毒牙被打斷一顆。楊炯更是在它身抽打了數杖,不吃掉楊炯,蛇妖實難咽下那口惡氣。筑基后期的它,靈智已超過普通凡人,知道記仇并報仇了。

    蛇妖越追越近,楊炯顧不得保留法力,把紫府剩下的法力,猛烈注入到法杖。他看準前面一處深谷,一頭鉆了進去,蛇妖隨后跟了過來。

    山谷幽深,高大的山崖像巨人突出的眉骨,兩邊向間篷攏,只留下一道狹長的天空。受山崖的影響,谷底暗無天日,濃濃的迷霧飄蕩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藍夢冰封之心〕〔從天帝開始〕〔穿成作精后我懟天〕〔神豪帝國聊天群〕〔偏愛,一如往昔〕〔浪跡武俠世界的小〕〔詭秘之主〕〔雙面總裁寵妻如寶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〕〔不努力的我,只能〕〔第一序列〕〔網游洪荒之最強抽
  sitemap
嘗道长四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