嘗道长四肖中特
剛剛更新: 〔逆天廢柴〕〔冒牌職業大神〕〔酒劍長歌行〕〔重生之南漂時代〕〔超神學院的宇宙〕〔燕飛〕〔猛卒〕〔麻辣女同事〕〔我是地球治理者〕〔穿越星際皇帝旅團〕〔重生之廢柴逆天幻〕〔十里鋼城:縱意人〕〔我從天上來〕〔田園嬌寵:獵戶家〕〔墨少寵婚甜綿綿〕〔動漫之邪王真眼〕〔花壇葬〕〔青藤心事——中學〕〔三界供應商〕〔我的弟弟才不是老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浮華千重 第一百二十四章:反敗為勝
    燃香之人已經祈禱了三天,一直沒有消息傳遞過來。手機端 楊炯患得患失,他拿不定要不要自己去巴不拉,點燃手的信香。

    楊炯等了三天后終于失去耐心。那兩處信香應該已燃完,現在神使還沒降臨,只有他手一根信香了。

    伸頭是一刀,縮頭也是一刀。他熱血奮勇飛到巴不拉點燃了信香,在信香明確宣戰,邀約神使下界來了開戰。他卻不知道,他前腳剛離開皇宮,傳信的獵鷹到了。秘探發現詢問楊炯去哪兒的人了。

    王宇大怒,一個區區練氣初期,也敢對筑基期宣戰。等抓住楊炯,定要次折磨的更狠一些,然后吞食他的神念云盤。

    皇帝不在,沒有玉墜開啟密室,但這難不到王宇。他在重元殿,用神念探到靈眼,念起避土訣沉入地面,進了密室。

    他進去的快,出來的更快。密室空空如也,只有少量的一點元氣,看樣子是這幾個月才產生的。

    他速度往龍騰國飛去,到了龍騰光明殿,里面一樣的沒有元氣。報著最后的希望,王宇趕到碧落國英華殿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又一次失望地走出密室。三大帝國的皇帝都沒在宮里,連太子嬪妃都沒留下。聽宮女議論,皇帝好像去參加什么集會去了,但又不知道地方。

    這次來,他不是以巡查使身份來,沒帶激活信物的靈玉。不能找到皇帝,密室又沒有元氣,王宇一愁莫展。不說找到楊炯,連激活破界符的法力都不足了。

    此時,楊炯傳來的消息越加強烈:“神使,有種下界來一戰,別龜縮在修真界。只要你敢來,我戰輸把秘密全告訴你,別做縮頭烏龜。”

    王宇被氣得差點吐血,碧落皇宮離南邊巴不拉近萬里,等飛過去,只怕法力再也用不出一分。一個沒有法力的神仙,普通人又強得了多少?

    但是堂堂筑基期修士,怎么能受得了一個練氣初期修士的羞辱?王宇祭出飛劍,往南邊飛去。

    他尋思:“算楊炯進階神境,但他沒有學過任何功法,空有一身法力也不會運用。自己只要還有一點法力,一招制住他后開始吞魂,一樣可以解決這個難題。”

    飛了一個時辰,王宇突然看到下面山峰頂,有一道流光劃過。流光耀眼,不是世間凡物能發出的光芒。難道這里有天地元氣,或是靈物寶貝。

    王宇降在山頭,如果能在這里尋到靈物,吸收了其的元氣,一樣可以恢復很多法力。

    王宇經過正統修真門派熏陶淬煉,眼力自然不凡,很快鎖定了一個地方,那里有一個隱匿陣法。

    在這種低級大陸,居然有修真人呆過,還在這里留下了隱匿陣法。陣法之后往往是修士洞府,洞府極可能會有靈石、寶貝出現。王宇一陣狂喜,看來老天都是眷顧自己的,他不由得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平時破開陣法,都是以陣破陣,或是以力破陣。現在他身沒有一塊靈石,做不成破解法陣,只能以力破陣。

    找準方位,他紫府最后的法力,凝成一個翻天印模樣,對著亁位砸去。然后又對著巽位砸下,最后又對著艮位一陣猛砸。如此循環兩遍后,眼前的景色開始改變。

    法力凝成的翻天印越來越淡,看著要消失,他的法力終是用光了。王宇大驚,再砸最后幾下能破開禁制了,可不能功虧一簣。

    他努力逼出法池殘存的絲絲法力,顧不得法池一陣裂痛,狂吼一聲終維持住了翻天印。在翻天印消失之前,禁制總算被打開。

    眼前景色大變,不再是山石、野草,一扇高大的石門出現在眼前。王宇平靜了一下激動的心情,推開石門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由于禁制的保護,石洞內干凈整潔。洞內有兩人高,六米深,四米寬,被分隔成兩間房子。小點的一間是臥室,大點一間是煉丹、打雜做事的地方。

    大室正有一個丹爐,看這個丹爐的品質,早已破舊不堪。王宇取出飛劍,輕觸了一下丹爐,丹爐“轟”的聲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大室再無其它事物,王宇走進小室。間有一張石床,床盤坐著一具骷髏。骷髏骨質如玉,是高級修士的象征。看骷髏體形,像極了一個女子。在骷髏的脖子掛著一個吊墜,吊墜晶瑩剔透,流光閃閃。

    在石床旁邊的石壁,有無數個“恨”字,密密麻麻布滿了整面石壁。

    房間再沒有其它東西,也沒有隱匿的陣法。王宇不由得一陣失望。要是能找到一些靈石,那怕是一塊也好,可以恢復一些法力。

    這個洞府唯一的收獲,可能是這個吊墜了。王宇從骷髏脖子扯過吊墜,骷髏如沙子堆成一般,迅速散架變成了一堆碎骨片。

    這個吊墜非金非玉,面有一個已經松動的禁制。應該是因為這個禁制的松動,所以吊墜的流光穿透石洞,出現在山峰空。

    等這個禁制徹底消失的時候,這個吊墜應該是另一番模樣。

    禁制保存的時間太久,會出現松動跡象。王宇觀察半響,看不出來這個禁制的等級,畢竟王宇筑基實力,在修真界都只能算下等水平。

    在他的面,還有更高級別的金丹,元嬰修士。其隨便一個人布下的禁制,他終其一生,都不可能解開。

    石床的骷髏,不知道死去了多少年?修士的骨骼能化著小碎片,極可能死了數萬年。

    王宇把神念往吊墜探去,被一股大力給反彈出來,這個吊墜神念不能進。神念都不能進,那肯定是好東西。

    王宇細細參研吊墜的禁制,過了半個時辰。原本松動的禁制,經不起他的折騰,被他的神念尋到破綻,終于被破開。

    吊墜光華大作,散出一道道五彩光圈。光圈慢慢淡去后,吊墜現出本來面目。這是四四方方,手掌大一塊白玉,白玉空空如也,什么都沒有。

    神念不能進,法力不能進。王宇咬破手指,滴了一滴血在面。血滴慢慢的從面滑落,也不能進入白玉。

    這是什么呢?王宇縱然見多識廣,也不知道這是何物。又研究了一陣,只能無奈的放棄。

    他剛把這個手掌大玉佩,收到乾坤袋。又一股清晰的挑戰信息傳來:“縮頭的神龜,大爺我的香要燃完了,你再不來,五十年后修真界取你狗命。”

    是可忍孰不可忍,王宇卻只能默默的忍了。他法池沒有一點法力,已不能御劍飛行,更不說去收拾楊炯了。

    王宇一陣悲哀,剩下這六天,難道都要在恢復法力渡過。這個大陸稀薄的元氣,六天所吸元氣,也不能催動破界符。這可怎么辦才好呢?王宇一籌莫展。

    他在丹霞山,尋了一處天地元氣稍微濃一點兒的地方,開始打坐恢復法力。不管信香楊炯如何挑戰,均不再理會。他沒有法力支撐,見了楊炯也沒法擒下他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,楊炯又燃香挑釁一翻。王宇還是不理,紫府法力池子,有了一點兒法力存在。

    這點兒法力,只夠他飛幾十里路程。這個低級大陸的天地元氣,想象的還要稀薄。

    按這種恢復進度,算是吸收五天的天地元氣,也趕不到巴不拉。掌門給的十天期限,是不可能按時回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天,楊炯沒有再點信香挑釁,按他發信息的時間算,三天時間里,他的信香已經燃完了。

    巴不拉島,楊炯熱血沸騰了幾天,一直做好了和神使決一死戰的準備,直到信香燃完,神使都沒降臨。

    他終于失去了信心,同時也在懷疑,要么是這信香有假,根本不能給神使傳遞去信息,要么是神使不能過來。

    修真之人到這個世界,也許不是想來能來,想走能走的。要是誰都能來,說不定神仙滿天飛了。

    他在島又等了一天,神使還是沒有影信。他在香怡的墳前傾述了一翻后,雄赳赳、氣昂昂地到了樊城,找到在外面躲避的汝陽王一家和小娟。

    汝陽王看到楊炯回來,驚喜道:“你戰勝神使了?”

    楊炯豪邁地道:“神使不敢下界,三段信香現在都用光了,他一直沒出現。只能等五十年后,新的神使過來,帶我去修真界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龍騰皇宮的信使,正馬不停蹄的趕往碧落,給他匯報神使已來的消息。等信使趕到碧落的時候,他已離開巴不拉,回到了龍騰樊城。天都國負責監督的探子,由于數萬里的距離,信息都還沒進入龍騰境內。

    小娟腰身漸粗,她看著楊炯,仿佛一萬年也看不夠一般。所有的愛意,都在飽含在含情脈脈的雙眼。

    楊炯抱著她安慰了一會兒,向他們告辭道:“現在神使不來,我準備去碧落丹霞山看看,聽說那里有一個寶貝,我去碰碰機緣。”

    小娟不放心,死活要他帶拐杖。她知道那把拐杖不是普通之物。

    楊炯傲然道:“神使不至,這個世界還有誰能傷得了我半點。”忽想到丹霞的樹精差點害死自己,又不由得啞然。

    小娟道:“現在神使來沒來,誰也沒有定信。如果你去了丹霞山,神使突然來了呢。”小娟軟語相求,楊炯便帶了拐杖。

    他前腳剛走,兩個累得脫了形的信使到了樊城。可惜他們又慢了楊炯一步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藍夢冰封之心〕〔從天帝開始〕〔穿成作精后我懟天〕〔神豪帝國聊天群〕〔偏愛,一如往昔〕〔浪跡武俠世界的小〕〔詭秘之主〕〔不努力的我,只能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〕〔雙面總裁寵妻如寶〕〔第一序列〕〔網游洪荒之最強抽
  sitemap
嘗道长四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