嘗道长四肖中特
剛剛更新: 〔逆天廢柴〕〔冒牌職業大神〕〔酒劍長歌行〕〔重生之南漂時代〕〔超神學院的宇宙〕〔燕飛〕〔猛卒〕〔麻辣女同事〕〔我是地球治理者〕〔穿越星際皇帝旅團〕〔重生之廢柴逆天幻〕〔十里鋼城:縱意人〕〔我從天上來〕〔田園嬌寵:獵戶家〕〔墨少寵婚甜綿綿〕〔動漫之邪王真眼〕〔花壇葬〕〔青藤心事——中學〕〔三界供應商〕〔我的弟弟才不是老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浮華千重 第一百二十三章:神秘女子
    王宇祭出飛劍擋住偷襲,身護盾閃動,大喝道:“無恥小人,是誰在偷襲大爺?”

    一個男子長發飄逸由遠而近,幾個呼吸到了王宇十丈之處。請()他嘲笑道:“真有緣啊!沒想到在這里也能遇到你。次沒把你弄死,這次我不信你還有破界符?”

    :“趙志平,你在跟蹤我?”

    趙志平是龍騰宮修士,也是王宇是老對手。兩人在外歷練的時候結仇,數次相斗,積怨越來越深,到了見面殺的地步,已成不死不休之局。

    趙志平甩甩頭道:“你明目張膽從我旁邊飛過,想不引起我注意都難。今天有緣相見,我也難得清閑陪你玩玩。”他邊說邊指揮飛劍攻了過來,同時雙手連點,數道冰箭呼嘯著刺向王宇,把王守的躲閃路線全部封死。

    王宇回到修真界后,修為高歌猛進,但距離筑基后期還有一線。他身沒有靈石補充,法力又趙志平低一籌,逃跑的結果又會如次一般重傷。

    他大笑一聲指揮飛劍迎,同時各種術法鋪天蓋地使出。期望以一陣狂猛的攻擊,讓趙志平以為他也到了筑基后期,便能驚退趙志平了。相同修為之下,一般是難以分出勝負的。

    斗了一刻鐘,兩人旗鼓相當,難分高下。趙志平原本信心滿滿,以為能像次一樣打得王宇抱頭鼠竄,結果卻是平手之局。又戰了數個呼吸,趙志平突然收了飛劍走了。

    兩人功法相當,修為相當,法寶都是下品飛劍,除了消耗法力,打到最后也是平手之局。曾經任由他拿捏的軟杮子,現在已有與他相抗的力量。

    趙志平以為王宇也到了筑基后期,無望打殺王宇之下,便回頭走了。他卻不知,王宇現在已是強駑之末,在咬牙強撐著應付。

    終于驚走趙志平,王宇松了一口氣。此時不走,萬一趙志平返回,他危險重重。

    破界符發出一陣強光,一個旋轉的黑洞出現在王宇的面前。王宇收起破界符,鉆入黑洞消失不見。黑洞搖晃了一下,也消失在空。

    王宇經過虛空通道,出現在碧落國南邊。碧落谷的破界符,大多出現之地都在碧落國境內。

    他在空隱去身形,靜等祈禱信息出現。過了幾個時辰,卻有兩個地方在祈禱匯報楊炯出現了。怎么會有兩個地方同時出現楊炯?王宇一陣莫名其妙,難道楊炯會分身之術?

    他身在紅月大陸,信香傳送的消息清清楚楚。沒錯,確實是兩個地方,同時在祈禱并匯報楊炯出現了。根據信香來源地分析,兩個地方都在數萬里之外。

    斟酌了一下,本著先近后遠的原則,王宇足踏飛劍往天都國東方飛去。他的飛行速度,楊炯的飛行速度快了十倍不止,幾個時辰后到了天都國東方新維城。

    到了信香點燃地,王宇看到一個年男子,正坐在香爐前美酒佳肴,吃得不亦樂乎。這個男子并不是三大帝國皇帝之一,是被閹割了的吳忠。

    他收回飛劍,走近吳忠道:“你點燃信香說楊炯出現了,楊炯在哪里?”

    吳忠不知道皇帝派自己到這這鳥不拉屎的地方,點燃信香做什么?原本規定是每天早、、晚各燃香一刻鐘,他每天早、、晚都燃香一刻鐘多,只想早些把香燃完。

    今天,終于把信香給燃得只剩最后一小段,估計晚再點一次可以完事。香燃完,他的任務算完成,可以拍拍屁股回皇宮去領賞了。

    這會兒突然有人過來問楊炯去哪兒了?吳忠心道:“皇帝真是神,點根香真的有人過來,問楊炯去哪兒了。”

    他瞟了王宇一眼,大不咧咧的道:“楊炯去楊城了。”這是皇帝告訴他。他也不知道楊炯去了哪里,只能照皇帝的話說。

    王宇神念在周圍掃視了一轉,道:“楊城在什么地方?帶我去。”

    眼前之人白衣飄飄,神色清冷。但吳忠是皇家大內總管,身份地位眼前之人,不知道高了多少。

    他神色倨傲的道:“你知道楊炯去了楊城行了。我沒有興趣帶你去,自各兒去得了。”說完接著喝酒吃菜。

    王宇怒極反笑,一個普通凡人,敢這樣和自己說話,越看吳忠越覺得有趣。

    他對吳忠道:“那你要怎樣才愿意帶我去楊城呢?”

    吳忠看著王宇,眼珠轉了幾下道:“這里是天都國東邊,楊城在龍騰國最西南邊,這路費、盤纏可不會少,你支付得起?”

    王宇笑了起來,他道:“你要多少金銀,我都可以給你辦到。”

    吳忠一臉的不信任,他道:“盡說大話,你這樣人,我見得多了,速速走開,爺要啟程回皇宮去了。”

    王宇此時沒感應到另一處信香的消息。他失去耐心,一把提起吳忠,踏飛劍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突然被提到空,吳忠嚇得哇哇大叫,手舞足道一陣后,終于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問道:“你是神仙吧?沒想到這世界又出了一個神仙。”

    王宇帶著他正往西南方飛,聽到他這一句話,驚問道:“難道你還看到誰在空飛過?”

    吳忠道:“難道你不知道嗎?楊炯啊!他可是我一生,看到的第一個能在空飛的人。”

    :“楊炯進階練氣期了,只有練氣期才能御空飛行。沒想到在這么元氣稀薄的地方,他也能進入練氣期,這個人身果然有大秘密。”王宇心更加歡喜。

    本來還不緊不慢的飛行,此時他心一激動,開始全力往楊城飛去。

    幾個時辰后到了楊城,王宇問吳忠道:“楊炯在哪里?”

    吳忠被天罡風吹得鼻青臉腫,他搖搖頭道:“不知道啊,我也是第一次到這里來。”

    王宇本以為,吳忠知道楊炯在楊城的具體位置。所以不辭辛勞,耗費法力把他也帶了過來,結果是一問三不知。

    他怒道:“既然你不知道,怎么告訴我楊炯在楊城?”

    :“是皇帝讓我告訴這樣說的。”

    王宇一把捏碎吳忠的腦袋,飛到楊城空。用神念把全城掃視了一遍,根本沒有楊炯的身影。

    王宇準備去天都國尋找夏侯陽,也許皇帝知道楊炯的具體消息。

    突然又一股信息清楚的傳過來,“發現楊炯了”。這距離天都國新維城還遠,又是數萬里路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元氣稀薄,王宇身又沒有靈石,很難恢復法力。他看著紫府已經見底的法力,咬牙往祈禱發信之地飛去。

    凌晨時分,他終于到了信香所在地。幾個死囚正裹著厚厚的被子酣睡。突然一個聲音在他們腦響起:“楊炯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盼了幾天了,只要完成這一步,幾個死囚可以重新獲得自由。他們幾乎異口同聲道:“楊炯去龍騰國的楊城了。”

    王宇行程數萬里,剛從楊城過來,聽到這話一陣氣苦。他直接抓過一個死囚,頂住他的額頭,運起吞魂訣,吞了這個死囚腦意念與記憶。

    細細在記憶搜尋,原來是一個將軍,押著他們到了這里,告誡他們如何點香祈禱,再如何回答楊炯去了楊城。又抓過一個死囚,吞魂后得出的結果一樣。

    此時,算王宇是傻子,他也知道自己被人作弄了。是誰在作弄自己?皇帝沒這個膽量。如果是楊炯,他又怎么會有兩截信香?極可能是楊炯脅迫皇帝干的這事。

    王宇理不出頭緒,自己堂堂神使,在這個低級大陸,受挫幾次。一時間不知道是自己時運不好,還是楊炯太幸運了。

    楊炯進階了神境,已經是練氣修士。下一個神使過來,只要不殺掉他,必然要帶他去修真界,大好機緣將與自己無緣。

    自己在紅月這一界,已經呆了一天半。還有八天時間,八天內不能抓到楊炯,也必須得回去了。

    過來的時候沒帶一塊靈石,紫府法力只有一小半。經過三次長途飛行,法力已經見底,只能去三大帝國的密室補充法力了。

    飛行數個時辰,王宇到了天都皇宮。神念掃了一遍,皇帝不在。這時又有一消息傳過來,“我是楊炯,在碧落國南邊巴不拉,有種過來抓我。”

    原來楊炯讓吳忠在天都國最東邊的新維城,點燃信香祈禱。龍騰皇帝趙君安,安排幾個死囚在龍騰西北邊冰雪之城,點燃信香祈禱,每天早、、晚各燃香祈禱一刻鐘。

    點香祈禱之人,并不知道事情原委。只告訴他們,如有人尋問楊炯去那兒了?回答,楊炯去了龍騰國最西南邊的楊城。并給吳忠和幾個死囚許諾,事情辦得好,將會大大有賞。

    這么做的目的,是讓神使消耗法力,讓他氣急敗壞后自亂陣腳。楊炯便有那么一線希望,或能戰勝神使。

    楊炯在龍騰國皇宮等待消息,這里距兩處燃香地較近,只要神使來了。暗監督點香之人的探子,用獵鷹傳信,三天能把消息傳來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可以去碧落南邊巴不拉點燃信香,給神使最終目標。要么在妻子墳前殺掉神使,要么在妻子墳前戰死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藍夢冰封之心〕〔從天帝開始〕〔穿成作精后我懟天〕〔神豪帝國聊天群〕〔偏愛,一如往昔〕〔浪跡武俠世界的小〕〔詭秘之主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〕〔不努力的我,只能〕〔雙面總裁寵妻如寶〕〔第一序列〕〔網游洪荒之最強抽
  sitemap
嘗道长四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