嘗道长四肖中特
剛剛更新: 〔超級醫生俏護士〕〔代嫁神醫七小姐〕〔頭狼〕〔絕世殺神〕〔美女總裁的透視醫〕〔混在大唐的工科宅〕〔最佳女婿〕〔奮斗在洪武末年〕〔極品廢少〕〔如何處理仇人的靈〕〔瘟疫醫生〕〔系統帶我去裝逼〕〔戰國我為王〕〔我在諸夏當大王〕〔科技圖書館〕〔我的絕美校花未婚〕〔獸世田園:夫君來〕〔秦牧〕〔天命道尊〕〔劫回緣:廢材九阡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浮華千重 第一百二十章:傳授功法
    在廣闊的宇宙之,有一塊大陸。 大陸山清水秀,風景如畫,天地元氣純凈,如濃霧一般飄浮在空氣之。

    這塊大陸被修真之人稱為南冥大陸,面積無邊無際。

    在這個世界,生活的有普通人,修真者,大陸北邊更有世俗界難得一見的精、靈、妖、怪。

    大陸西邊,在一片山巒之,亭臺閣宇相輝交映,美不勝收。

    云霧繚繞,有一個巨大的牌坊,面寫著三個鎏金大字“碧落谷”。在牌坊旁邊有塊高大的玉石,面寫著:出入谷需步行。

    牌坊下面人來人往,如果楊炯在這里,可以看到,進出的除了少許普通人之外,更多的是練氣期修士,偶爾會有筑基期修士路過。

    在谷內深處,一個滿臉堅毅的年青人,在一個房間門口徘徊數次,終于鼓足勇氣敲了敲房門。

    門自動打開,年青人站在門口恭敬的道:“王宇師兄,小弟今天得到消息。霧城神刀門要押運一批靈草去問心宗。神刀門數次不聽碧落谷指派,已有叛出碧落之意。”

    :“這次他們押運的靈草的人,只派出了兩個練氣期,和一個筑基初期。師兄,這是一次打劫的大好機會。”說完掏出一個袋子,雙手舉過頭頂道:“一點心意,不成敬意,請師兄笑納。”

    袋子自動從他手飛起,落在了屋里一個年青人的手。這個年青人白衣如雪,面如冠玉,正是王宇。

    他拈了拈手袋子,笑道:“張正師弟客氣,心意算了,這點靈石你自己拿去修煉吧。等我收拾一下,我們出發。”

    剛才,他神念已看清了袋靈石數量,十多塊下品靈石。這點兒靈石,實在入不了他的法眼,不如不要。等今天打劫成功后,有理由分得更多的靈草或靈石。

    數個呼吸間,王宇從屋內出來,與門外張師弟一起,足踏飛劍破空而去。如果楊炯在此,他一定會認出來,這個王宇師兄,正是去年害他家破人亡的神使。

    飛劍越飛越高,罡風撲面而來,兩人同時用法力形成一個護盾。

    王宇看了看張師弟道:“師弟進步神速啊,這才幾年時間,達到練氣后期。看情況,只要渡過天、地二劫,師弟穩妥進入筑基。”

    張正靦腆的笑了笑道:“還是師兄強大啊,離筑基后期只有一步之遙,隨時都可以進入筑基后期。在碧落谷,筑基后期可以做外門長老了。”

    王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:“神刀門有金丹高手坐鎮,這次他們派出的只是一個筑基,兩個練氣。我估計著,押運的也不會有什么好東西。”

    張正道:“如果真有好東西,他們門主謝全親自去押運了。這次能得手一些品靈石是萬幸了。當然,靈草如果年份成色不錯,那也不算白跑。”

    飛行了一陣,張正法力不濟,兩人降落到地面。張正才練氣后期,法力遠不能與王宇相。

    地面古樹參天,路面崎嶇。王宇道:“師弟,你可探聽清楚了神刀門行走的路線?我們沒走錯地方吧?”

    張正道:“放心吧,師兄,沿著這條山道,再趕半個時辰。到了鬼哭崖,我們可以在那里守株待兔,靜等他們過來了。”

    :“還要走半個時辰?不如我帶你飛行算了。”王宇從乾坤袋取出飛劍,飛劍迎風漲大。王宇拉住張正踩飛劍,飛劍一聲輕嘯穿云而去。

    很快他們到了目的地,下了飛劍,兩人選擇地點,準備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王宇在崖邊東看看、西瞧瞧,一直沒有選定地方。張正怪的道:“師兄,他們一共三人。我可以拖住兩個練氣期,那個筑基初期,你手到擒來。我們光明正大站在這里,便能攔下他們。”

    王宇用飛劍在一棵大樹下,劃了一個圈子,說道:“我們是搶劫,不是打跑他們。你確定他們三人一定要經過這里?”

    張正往西邊看了看道:“這里往西數百里是問心宗。神刀門到問心宗,這里是必經之路,師兄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王宇很快在地畫了一個五星圖案,然后拿出五塊下品靈石,放在圖案的五個尖角。人往圖案一鉆,連人帶圖案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張正喜道:“恭喜師兄,終于練成五星隱身陣。”然后在王宇畫圖案的地方,來回走了數個來回,那個地方空空如也,仿佛在那里,從未有圖案與人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張正對那處空地道:“師兄這隱身法陣,是安身立命的根本,以后請師兄指教于我。”

    一只腳突然從一尺高的空伸出,然后踩在地,接著又一只腳出現。然后是王宇整個人,從虛空走了出來。地的五星圖案又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王宇道:“五星隱身陣,只能算級陣法,筑基期都能修習。這個陣法在金丹期修士面前,沒有絲毫作用。金丹修士,神念已經化實,一眼能看穿。”

    張正道:“我的神念已經化實,為什么我看不到陣法?”

    王宇笑道:“你的化實才只是初階,能接觸物體,金丹境的神念可以化形為實體。這樣強大的神念,級陣法根本無所遁形。”

    王宇教會了張正進入隱身陣的法訣,兩個人走進隱身陣消失不見,鬼哭崖恢復了平靜。

    修真大陸世界,一樣有日月更替,有白天有黑夜。兩人在五星隱身陣,呆了半個時辰。突然三道神念掃過四周,王宇以神念傳音道:“來了。”張正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剛才的神念掃過,是筑基期修士的神念,張正不能感覺到。但是兩個練氣期與他同等修為,他一下感覺到了神念的掃描。

    在修真界,高級修士可以任意掃描低級修士,而低級修士不會發覺。除非高級修士有意讓低級修士發覺。神念的感應法則,像極了學武之人的氣機感應規則。但神念的感知,又氣機強大得多。

    這個陣法,不但隱去了兩人的身形,更隱去了兩人的一切蹤跡。外面神念掃過,沒有一絲阻礙。

    神刀門三人有說有笑,架著飛劍直往鬼哭崖而來。他們邊飛,邊用神念在周圍掃描。

    在修真界,每一個修士,自然而然的都會把神念延伸出體外,向外掃描。這是修真界一個最基本,最必備的技能。修真界有親情,有愛情,但有更多的是弱肉強食。

    剛到鬼哭崖空,年級稍大些的年修士,突然心生警兆。他疑惑地四處張望了一下,并沒有什么。可是內心卻是一緊,明明感覺有危險降臨。

    兩個練氣期修士,見他停在空四處張望,問道:“師兄,有什么不對?”

    筑基年修士道:“我在這里感覺到了一股殺氣。走,快些離開,馬趕到問心宗去。”

    話還沒說完,一道明亮的劍光,突然從旁邊一顆大樹下飛出,把背對大樹的一名練氣期弟子的腦袋劈成兩片。

    緊隨其后還有一道飛劍,直接洞穿了另一個練氣期弟子的胸口,把他的心臟絞爛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間,兩名練氣期,一死一傷。

    腦袋被劈開,紫府受損,人死定了。心臟被絞爛,只要有密法,還可以護得性命,用天財地寶恢復心臟。

    神刀門小門小派,一個普通的練氣期弟子,又那里能尋得天財地寶?基本他也被判了死刑。

    兩把飛劍殺人完畢,分頭向那名筑基期修士圍攻過去。

    只聽得叮叮兩聲,筑基修士腳下飛劍,擋住了兩把飛劍的進攻。他臨空而立,大喝道:“何方鼠輩,只敢偷襲,有本事給大爺現身出來。”

    兩個帶著面具的人,從樹下虛空走出來。年修士神念對面具掃去,兩人的面具泛起光亮,把神念彈開。這面具有特殊法陣,神念不能穿透。

    兩人走出隱身陣也不說話,對年筑基修士一頓搶攻。兩柄飛劍下飛舞,打得年筑基修士手忙腳亂,險象環生。

    年修士數次想跑,都被兩人堵住。他邊抵擋邊道:“兩位朋友,我是神刀門的關勝。以前和兩位朋友有什么過節,可以明示,小弟可以賠禮道歉。我身有靈石一百顆,可以送給道友,請高抬貴手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祭出乾坤袋,向王宇丟去。王宇法力雄厚,明顯是筑基期修士,只要分散了王宇的注意力,有辦法發出求救信號。這里離問宗不遠,引來問心宗的道友,便可反敗為勝。

    王宇沒有理會乾坤袋,張正一把接過,神念在袋一掃,只有二十多顆下品靈石。

    他沉聲道:“你大爺的,二十多顆下品靈石,也好意思拿出來。”

    他剛說完,突然從地彈起一把劍。從他后背插入,只一下,把他的心臟刺爛。

    那個被張正絞爛心臟的神刀門弟子,以牙還牙成功,哈哈大笑幾聲,終于徹底死去。一雙怨毒的眼睛死不冥目,仍然死死盯著跌在地的張正

    那名弟子被張正絞爛了心臟,本必死無疑。那知道,這名弟子使用密法,封住心臟區域,找到機會報了一劍之仇后才慢慢死去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藍夢冰封之心〕〔從天帝開始〕〔穿成作精后我懟天〕〔神豪帝國聊天群〕〔偏愛,一如往昔〕〔浪跡武俠世界的小〕〔詭秘之主〕〔雙面總裁寵妻如寶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〕〔不努力的我,只能〕〔第一序列〕〔網游洪荒之最強抽
  sitemap
嘗道长四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