嘗道长四肖中特
剛剛更新: 〔農家小福妃〕〔東晉北府一丘八〕〔萬界建道門〕〔天下無敵〕〔都市劍尊江惜月凌〕〔深愛久久相隨霍翌〕〔機甲星海〕〔魔武女帝傳〕〔農園醫錦〕〔田園小針女〕〔嫡女之嫣入心妃〕〔獨愛總裁,寵妻若〕〔名門謀婚〕〔萌妻有藥:總裁別〕〔史上最強煉氣期〕〔星光璀璨:重生嬌〕〔青眉煮酒〕〔打造異界〕〔玄醫暖婚:腹黑靳〕〔五零俏花媳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浮華千重 第一百零四章:武力降服
    三個人在光明殿里討論了一會兒,趙君培與李淳風出了皇宮。請()一個繼續去天牢守候,一個去了南邊楚陽城白蘭寺守候。

    楊炯此時的戰力,要戰勝趙君培與李淳風聯手,應該沒問題,但要做到同時擊殺這兩人,卻有些難度。

    同為天人境,他戰力雖超三倍,但是一對二,很難同時留下對方。天人境界打不過的時候要逃走,二個人總是可以逃出一個的。要同時打殺兩人,除非偷襲或一擊必殺。

    如他分頭跟蹤,一對一應該能殺死對方。但他生為龍騰人,實在不想龍騰折損僅有的兩大天人境。

    神使已走,如果他擊殺了趙君培和李淳風,到下一個五十年的神使過來之前,龍騰將會處于沒有天人境界的真空期。

    在這個真空期,如果天都、碧落聯手攻打龍騰。皇室不會滅絕,無所謂成敗。苦的卻是龍騰的老百姓,不知道又要被奴役多少年了。

    看著趙君培、李淳風遠去,楊炯杵著那把特別的拐杖,走進了大殿。

    趙君安旁邊的侍衛,看到大殿居然進來了一個乞丐。他們抽出長刀、寶劍,往楊炯身邊圍過來。

    一名侍衛長怪的喝道:“你是誰?是怎么進的皇宮?放下拐杖束手擒。”

    楊炯咳了一聲道:“我這么大年紀,你們這些年青人也不知道尊老愛幼,拿著刀劍指著我,多沒禮貌?”說完拐杖向四周一掃。

    毫不起眼的普通拐杖,碰在刀劍之。瞬間把眾人的手刀劍全部撞斷,叮叮鐺鐺落了一地的半截刀劍。

    眾侍衛手的刀劍全是精鋼鑄,經過大內皇家工匠精工細作,普通刀劍好了若干倍。眾人看著手半截斷刀斷劍,傻了眼睛。

    一名殿值官員高叫道:“來人啊,有刺客。”然后吹響了脖子掛著的一個哨子。哨聲尖銳刺破云霄,數個呼吸間,大隊人馬集在光明殿。更有十多個先天境界,虎視眈眈的看著楊炯。

    趙君安一直坐在龍椅打量楊炯。他雖然年過四十,楊炯大了一倍。但長期保養得法,日子過得尊崇,看起來如三十左右的年青人一般。

    他眼閃過一絲厲色,對楊炯道:“你終于出現了,我是該稱呼你為法緣大師呢,還是叫你楊炯?”

    楊炯笑了笑抬頭看著趙君安道:“法緣這個名字已不存在世,我現在名叫楊炯。一別半年,陛下武功精進,離天人境只有半步之遙了,可喜可賀啊!”

    趙君安道:“在天人境面前,先天境界難入法眼。這次神使留信,抓到你便可進階神境。天大的誘惑面前,三國都期望能抓住你。你這樣大張旗鼓出現,不怕我點燃信香?”說完拿出了那截雪白信香。

    趙君安為了一已之私,關押香怡娘家人,并在多處設下抓捕自己的陷阱。楊炯心有怒氣,平舉拐杖指著趙君安道:“算是你想點,也要看你有沒有機會,不信你可以試試看。”

    趙君安大怒,他是一國之尊,何時被人這樣無禮過。他看了看旁邊十多個先天境與數十個侍衛,底氣更加雄厚。

    他喝道:“當年,你在龍騰與天都的佛斗,為我龍騰爭得殊榮。又是極其年青的天人境高手,將來國之棟梁。為何你要自甘墮落,去偷神使的密訣,弄得現在如過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”

    :“眾將聽令,此人先前貪圖美色,被逐出佛門,而今又冒犯神使,成為過街老鼠。你們合力將其拿下,待我燃香引來神使,到時每人都重重有賞。”在他心里,十幾個先天境加近百名后天境,足以拿下楊炯了。

    皇帝下了命令,眾人爭先恐后往楊炯撲去。幾個先天境凌空飛越眾人頭頂,刀劍、暗器直往楊炯身招呼去。

    皇帝許諾巨大,加之人多勢眾,大家唯恐分不到一分功勞,爭先恐后的沖了去。渾然忘記了,他們要面對的是一個天人境高手。

    楊炯身影在原地突然幾個轉動,然后如飄渺的云霞,慢慢散開,不見了人影。一眾先天高手與后天境的武士,看間空空,沒了楊炯人影。不禁為楊炯這神出鬼沒的身法驚嘆。

    眾人四下尋找,連大殿頂都看了一遍,都沒尋到楊炯。皇帝是九五至尊,他們不敢直視。把大殿內掃視完后,終于有人把目光看向皇帝。

    此時,楊炯與皇帝并排坐在龍椅面,一只手扣在皇帝的咽喉處,皇帝滿臉通紅,不敢吱聲。

    楊炯道:“我說過,你是想點燃信香,也得我給你機會才行。現在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你,你據實回答,先屏退他們。”說完手放松了一點力道。

    皇帝被楊炯扼住咽喉,出氣艱難。楊炯放開手后,他喘了幾口氣對下面人道:“都出去吧,沒我的命令不能進來。”

    一眾武士默默的退出大殿。皇帝對楊炯陪笑道:“一直以來,我與你之間并無仇恨。這次神使留下神召,沒人敢不從。我下令捉拿你,也是不得已而為之。希望你看在我們都是龍騰國人的份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堂堂一國之尊,沒有了外人在場,放下了一切架子,開始向楊炯討饒。

    楊炯放開他咽喉,從他懷拿過信香,在手里仔細看了一遍。他對皇帝道:“你只要老實回答我的問題,聽從我的安排,我不會傷及你的性命。神使是什么時候回去他們的世界的?”

    皇帝道:“神使是去年十二月二十九啟程回去了。他在我們這個世界能呆的時間只有一年,不能超過期限。”

    楊炯問道:“神使叫什么名字?他除了給你們留下信香,還有什么東西沒有?”

    皇帝道:“神使大人的名字,誰敢問?他召集三大帝國皇帝與所有天人境界高手,平衡了三國勢力后,留下了抓捕你的命令,說你偷了他的修煉密訣。”

    :“神使大人最低應該也是神境級別,一眾天人境在他面前,大氣都不敢出。他一個眼神,仿佛都有無窮的殺意與威壓。你能偷到他的修煉密訣,定是難得的寶典,恭喜你了。”

    楊炯忍不住笑了,他問道:“趙君安,以往看著你很聰明,難道你這腦子被驢踢了?”

    趙君安貴為龍騰至尊,這樣被人羞辱質問,卻不敢回嘴,因為他的生死都掌控在楊炯手。皇帝在生與死之間,其實普通人還怕死得多。趙君安漲紅了臉,做出不解的樣子看著楊炯。

    楊炯道:“你不必裝瘋賣傻了。神使的修為,遠遠在神境之,神境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。我才天人境修為,除非豬腦子才會相信,我能偷得了他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:“如一個普通農夫,能從我拿走這根拐杖。你覺得有這種可能嗎?”楊炯用手指在趙君安的頭敲了幾下。趙君不敢避讓,只能連連稱是。

    他心里暗想道:“萬一神使睡著了,你運氣爆好,偷了神使的東西也不一定。”心想著,口卻道:“你教訓的是,是我亂想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如此道,楊炯不忍再羞辱他。他說道:“你叫人去釋放了汝陽王一家,安排他們的生活。并要對全國發詔書,永遠不傷害他們一家人。龍騰有一句話叫禍不及家人,更不說他們只是我妻子的娘家人。”

    趙君安心暗喜,讓人去通知釋放汝陽王一家,必定會引來趙君培。只要趙君培一到,加這么多先天境,一眾后天境武士。自己還有強大后手,說不定可以留下楊炯來。只要擒獲楊炯,剛才受的污辱,便可以百倍還回去。

    他馬高聲叫來了一名侍衛和殿守官員,傳達了釋放汝陽王一家的命令后,并親自啟詔:汝陽王一家與龍騰有不世之功,他們的殊勛異績應該名垂千古,加封“載德之家”。

    寫定詔書,皇帝拿出玉璽交給官員,讓官員速度依此詣,發往全國各大城市張貼,并慎重要求每一張都加蓋玉璽。

    皇帝如此做法,一是要安楊炯的心。二是汝陽王一家,在抓捕楊炯的事件,本無足輕重,只能算是一個小小的誘餌。

    只要拿下楊炯,一切可以推倒重來,所有殊榮都可以收回。現在加封的越重,以后收回的時候,趙君亁一家冰火兩重天的滋味,也更加慘烈。

    楊炯自然明白皇帝的用意,但他知道,只要自己活在這個世界一天。趙君安一天不敢再動汝陽王一家。原計劃救了他們一家,過隱姓埋名的生活,現在發現實多此一舉。他對汝陽王一家的安危,徹底放下心來。

    大殿里侍衛與官員,忙著下去通知或是發詣。楊炯對皇帝道:“你辦的不錯,我很滿意。你的先祖趙君盛,是不是真的去了那個世界?”

    皇帝自豪的道:“第三十二代先祖‘盛帝’打敗天都,重新讓天下三足鼎立后,和神使去了他們的世界。這個傳說,流傳了一千年,你應該在民間聽說過。”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藍夢冰封之心〕〔從天帝開始〕〔穿成作精后我懟天〕〔神豪帝國聊天群〕〔偏愛,一如往昔〕〔浪跡武俠世界的小〕〔詭秘之主〕〔不努力的我,只能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〕〔雙面總裁寵妻如寶〕〔第一序列〕〔網游洪荒之最強抽
  sitemap
嘗道长四肖中特